威尼斯画家的人体油画

并不算大的威尼斯养育了数以百计的画家,足可见当时的繁荣。提香是威尼斯画派的领袖,与他同时代的还有其他一些画家,他们为威尼斯的绘画作出了自己的一份贡献。

丁托莱托既崇敬提香,又发誓要比提香强,他认为提香的缺点是不注重形体,而当时公认的形体大师是米开朗琪罗。因此,提香的色彩和米开朗琪罗的形体就成了丁托莱托的奋斗目标。

丁托莱托最优秀的作品是《苏姗娜与长老》,描绘的是商人之妻苏姗娜洗澡时两个道貌岸然的长老在偷看。不过,丁托莱托的目的不是讲述这个圣经故事,他只是借这个题材表述他对女人体艺术美的看法。丰满肥硕的苏姗娜占满了画面的二分之一,她一脚伸进水里,一脚仍在岸上,正对着镜子欣赏自己艳丽的肉体。这幅画生动地体现了丁托莱托的艺术追求。为了突出人物的身份,画家描绘了大量的珠宝。不过,从苏姗娜那充满青春气息的脸上可以看出,她还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少女。

丁托莱托的另一幅名作《银河的起源》也是一幅人体画,这幅画取材于古代的神话,构思奇特,描绘的神灵都是在空中飞翔。与苏姗娜一样,乳汁四射的赫拉同样有丰硕的身体。

雅各布?尼格莱蒂(又称帕尔玛)对很多人来说仍然是陌生的,他以描绘丰满肥胖、满头金发而略带稚气的女性而著称。帕尔玛的画当然是严格的写实主义作品,奇怪的是他笔下众多的女人都有一种讨人喜欢的胖乎乎的圆脸。他也喜欢描绘人体,金黄的头发,细腻的肌肤,再加上那白里透红的色泽,很少有画家描绘的女人有帕尔玛描绘的这样令人神往,这是真正的天生丽质。尽管他画过像《亚当与夏娃》、《狄安娜与卡利斯忒》这样人物众多有全身赤裸人体的作品,但最令人称赞的却是他那些稍露酥胸的青年女子肖像。《持花的金发女子》是其代表作之一,这幅画很容易使人想起提香的《花神》。不同之处是这个金发女子比花神更年轻、更艳丽。深色的背景,细腻娇艳的肌肤,金色的长发的。他笔下的人体,既有威尼斯画家的鲜艳色彩,又有南方画家的细腻。非如此,不能画出细、艳、软、嫩的女性肌肤质感。

帕尔玛研究了女性肌肤的表现方法,柯罗乔则着重女性的体态与气质。无论是他塑造的丹娜厄、伊俄,还是美神维纳斯,都有一副人间淑女的仪容。可以说,柯罗乔塑造的是一个贵族化的女性世界。他崇尚的女人体最接近现代的审美要求:结实、苗条,还有一份现代美女所不具备的恬静。《丹娜厄》是他众多人体作品中出色的一幅,在这个古代神话的题材中,不仅丹娜厄,就是那丑陋的女仆和床边两个小天使都是赤裸的,这在同一题材的其他画中是不多见的。而且,柯罗乔对人体的描绘是彻底的,他无需任何的掩饰和含蓄。丹娜厄靠在床上,修长的腿伸到了地下,丑陋的女仆正扯着布接着突如其来的金币。丹娜厄却沉浸在一片期待和幻想之中,这是一个青春期少女必然具备的期待与向往。

柯罗乔的人体作品主要还有《伊俄》、《丘比特的教育》和大型天顶画《基督升天》。柯罗乔描绘人体是纯粹的,几乎没有什么其他陪衬的东西,环境对他来说是无意义的。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