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的德国人体绘画

地处中部的德国既有本地区的传统文化,又受到先进的意大利影响。这决定了德国艺术人各不同。

丢勒是典型的崇意派。他像达?芬奇一样孜孜不倦地研究了人体的比例、结构以及各种透视关系,这使他掌握了扎实的摹仿自然的能力。然而,丢勒毕竟仍是一个德国人,他的画是为德国人而作的。德国人朴素的人生观与希腊那种浪漫兼享乐的人生观是不同的。这使得丢勒在描绘人体时没有任何的理想化,极其朴实自然。例如他画的《亚当与夏娃》。不仅俩人的面孔是德国式而非希腊式的,而且整个形象都是德国式的。尽管人体的比例、结构、明暗都准确无误,但亚麻色头发、扁长的方脸、下斜的双肩、小巧的乳房,和希腊人对人体艺术美的看法完全不同。除了油画之外,丢勒还擅长德国独有的版画,他的版画《四个女巫》中人体结实有力,形象朴实。丢勒关心的是人体结构比例是否正确,人体艺术美与不美对他无所谓。

相比之下,巴尔东在他的《爱的寓言》中描绘的女人体更接近自然。爱慕虚荣的女子时刻难忘自己的美貌,手持镜子,搔首弄姿,不料瘦骨死神就在她的后面。在另一幅《死亡与女人》中,巴尔东描绘了一具黏髅从后面抱着女人亲嘴。日耳曼人对情欲的厌恶由此可见一斑。尽管人体画得很美,但画面显而易见的寓意和恐怖给人更多的却是思索。另外,巴尔东的女人体都是画成单色的,颇有大理石的质感,这当然不是为了求得什么奇特的效果,而是由题材内容所决定的。

丢勒是厌恶人体的,他画的都是人体科学挂图而非美的艺术,与他相反的是克拉纳赫。克拉纳赫对比例结构那套意大利原则毫无兴趣,他只是按照自己的爱好和兴趣描绘女人体。他更关心的是人体艺术的形式因素,而不是人体的自然特征,因此,克拉纳赫的人体是缺乏性感的,好像是抽去了任何情欲生命的人体。大量的创作形成了克拉纳赫式的人体艺术模式:身躯的颀长是不自然的,特别是修长的双腿和过短的上身加强了人体的不自然;并非都是无一例外的削瘦,但丰满是极有限度的;与女性自然美背道而驰的是瘦小的双肩和乳房,好像是一群发育不良的女人。很难把这些赤裸而毫无性感的女人与那些情欲旺盛的神话人物联系起来。尽管画家脱去了她们的衣袍,让她们一览无余地面对这个世界,但她们仍是一群没有生命力的人,充其量也只是中世纪社会所欣赏的那种女人。克拉纳赫笔下的人物还有一个特征,每人的脖子上或手上都有一串小小的珠链。克拉纳赫的代表作是《宁芙》,她横躺在山路上,枕着手在睡觉,圆乎乎的脸,半睁半闭的眼睛,丰肥的大腿与瘦小的上身很不协调。这不是一个完全的人,最多也只是半人半灵的生物。这种精灵式的人体作品还有《维纳斯》、《帕里斯的裁判》等。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