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本斯和伦勃朗的人体油画

经过斗争,尼德兰分裂了。北部的荷兰独立为共和国,南部的法兰德斯仍然为西班牙人统治。两个地区,两种完全不同的社会环境,造就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风格,形成不同的画派,两派各自的代表人物是鲁本斯和伦勃朗。

鲁本斯是一个勤奋多产的画家,为当时的许多欧洲皇亲贵戚创作,来自各地的订单总是源源不断,以至他不得不带许多徒弟协助自己工作。在鲁本斯数以千记的作品中,描绘人体的占有相当的比重,其中不乏优秀之作。鲁本斯描绘的人体直接受提香影响,女人们一个个都肥胖得变了形,不同之处在于提香笔下的人体一定程度上还保留了理想主义的典雅,鲁本斯的人体却是彻头彻尾的情欲横流。特别是经过他那魔术般的笔,女性肌肤鲜艳的色质栩栩如生,具有强烈的感官刺激。19世纪的古典人体大师安格乐曾诅咒鲁本斯是“开肉铺”。从来没有人像他那样把女人体内在的活的生命力和外在的艳丽刺激描绘得那样真实,简直比自然人体更真实。鲜艳生动和动感强烈是鲁本斯人体艺术的基本特征。

鲁本斯有巴洛克绘画大师之称。《吕西普女儿被劫》是巴洛克绘画的典范之作,它无与伦比的构图一直被奉为艺术构图的经典,它用复杂的对应关系打破了古典简单的均衡和谐的构图原则。画面具有的运动感——咆哮的马、挣扎的女人——是巴洛克艺术所独有的。两个女人都有鲁本斯人体的基本特征:迷人的金发、鲜艳的小嘴,深色衬映下的肉体白里透红,假意的挣扎使人感到那丰满的肉体内旺盛的活力。

与中世纪的工匠倾向于描绘干瘦而长的人体相反,鲁本斯欣赏的是饱满的肉体,即使他笔下的耶稣也不例外。在他两幅著名的宗教画——《上十字架》和《下十字架》中耶稣也一反传统的枯瘦受难像,变得强壮有力。

据说鲁本斯曾以他年轻的妻子富尔曼为模特画过许多裸体,不过,画家逝世后,大部分被有意销毁了。其中只有一张披着毛皮外套的裸体全身像保留下来。这正是鲁本斯绘画中所描述的美人:全身上下到处都是饱满得不能再饱满的脂肪,还有那充满诱惑与渴望的眼睛和樱桃小嘴,过度的肥胖虽使人感到迟钝缓慢,但鲁本斯所描绘的肥胖女人一个个都是充满活力与精神的。这是穷奢极欲的上流贵族社会所欣赏的女人形象。

鲁本斯的人体绘画作品主要还有《维纳斯梳妆》、《沉醉的赫勒克力斯》、《水与地的联合》等。

伦勃朗尽管在很大程度上接受了艺术模仿自然的原则,但在艺术趣味上却保留了尼德兰的传统——朴素和自然。甚至在我们熟悉了意大利的作品之后,再看伦勃朗的画时,总觉得朴素得过分,有些丑了。这一点在伦勃朗的人体绘画中尤为明显。

伦勃朗的人体画并不多,题材大多是取自于神话与传说。早期作品以《丹娜厄》为代表,许多人画过这个题材,但每人都有自己的处理方式。这幅画具有两个明显的伦勃朗特征:第一是画面奇异的光。周围的帏幕都是深暗色的,女仆也在黑暗中,画中央躺在床上的丹娜厄却是明亮的,这种人为的光今天已被称为伦勃朗式光。第二是丹娜厄那极为朴实和平常的形象。这是一个极普通的农妇,既没有苗条勻称的身材,又没有高贵典雅的气质,尽管她的手上带着珍珠链,她仍是一个平常的妇女。这样的形象是自然亲切的,也是真实生动的。朴素即美,这是伦勃朗的信条。《浴室中的示巴女王》同样是如此,丝毫没有女王的气质,疲惫的神态,随便的头发,隆起的肚子,极为亲切自然,就像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见到的中年妇女一样,没有任何的装腔作势,也没有一点夸张和虚构,真实得如同自然。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