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的西班牙女人体绘画

在大部分的欧洲国家,描绘女人体是艺术家人人可为的高雅之事,在西班牙却是非法的。宗教裁判所的处罚严厉而无情,谁也不敢违背。所以,在西班牙画家中,描绘女人体的作品如同凤毛麟角一般稀少,即使偶尔所为也不敢示人。

委拉斯开兹是西班牙国王的首席宫廷画家,一生作品上百。其中只有一幅《镜前的维纳斯》是描绘女人体,而且还只是背部。这个有着西班牙少女苗条身材的维纳斯侧卧在床上,小爱神正为她举起镜子,镜中是她那模糊的脸。委拉斯开兹的另一幅《火神的打铁铺》描绘的是一群强壮的男人体,尽管他们一个个都有一副很好的体魄,但那是强体力劳动锻炼的结果。真实是委拉斯开兹艺术的根本,即使描绘人体也是如此,神话,只不过是一个借用的道具罢了。

里贝拉根据一个传奇故事婉转地描绘过女人体。伊涅萨被敌人俘虏,敌人为了侮辱她,脱光了她的衣服。在衣服脱下的刹那间,上帝显灵了,伊涅萨的头发迅速生长,并裹住了她裸露的身体。在这幅名为《圣伊涅萨》的画中,圣女有一副天真少女的容貌,她平静的脸上,特别是她按住胸脯的手表示她坚贞的信仰。为了避免全身长发影响视觉效果,画家安排了天使放下天幕将她裹起,但那长至膝盖的黑发清晰可辨。

戈雅是跨越了两个时代的画家。他和委拉斯开兹一样终生为宫廷服务,到了晚年才离开。当时的西班牙,宗教裁判所的猖狂有增无减。描绘女人体依然受到严厉禁止。戈雅的《裸体的玛哈》有许多传说。有的认为这本是一个大臣向画家订购的作品,但画完之后订购者却害怕了。戈雅有一幅《着衣的玛哈》,两画基本上没什么差别,描绘的是一个健康强壮的西班牙少女躺在床上的情形。这幅画没有借用神话之名,从画的题材、描绘的情景,到画中人物的形象气质,没有丝毫的神话气息,也没有丝毫宫廷典雅气息,一切都是真实具体的。那散发着强烈青春气息诱惑力的肉体,那双手枕在头上不屑一顾的表情,强烈地表现了一个健康女性内心的渴望与需要。没有一幅人体作品像这样真实而赤裸裸地描绘了女性性饥渴与幻想。人物的姿态和眼神均是表达了这个含义,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戈雅的这幅画一直秘不示人,也正是因为具有这个特征,才使得这幅画在众多的女人体作品中显出熠熠光芒。戈雅尽管长年生活在宫廷,过着平静的生活,但他的内心一直是敏感波动的。特别是晚年的遭遇更使他陷人旁人难以想象的偏执与狂想中,所以他晚年的作品与早期有很大的不同。油画《巨灵》就是这类作品中的一幅。与地上奔逐的人群相比,赤裸的巨灵可真算得上是顶天立地。他的肌体像山岩--样,那挥舞着的拳头似乎正在对人群发怒。戈雅革新了传统的油画技法,粗笔触和丰富的色彩变化是前所未有的,也正是这种技法恰如其分地描绘了那貌似人体,却有着神灵般力量的身躯。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