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艺术:千年不灭的形体理想

在汉语中,“理想”一词和其他千千万万的词汇一样,再平凡再简单不过r。中学生用的《中华词典》对它的解释就简单到只有11个字:“对未来事物的想象或希望。”然而在中国,甚或在全世界,人们对“理想”一词的理解和认识却并不简单。从某种角度说,自人类开始用成熟的语言进行交流以来,“理想”恐怕是人类在现实生活中有着最丰富的色彩、最丰富的内涵的词汇。人们关注理想,谈论理想,以理想为生活的目标,由此而使平凡的生活允满了不平凡的意义。理想是平凡和伟大的结合体。它的平凡,在于无论贵贱高低,所有的人上至君王、下至百姓都可以拥有对它的渴望。它的伟大,在于它可以让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甚至让整个人类充满激情地为它劈荆斩棘,赴汤蹈火,而且前仆后继,无怨无悔。人类一定是从进入文明就开始有了理想,否则人类历史不会记下那么多惊心动魄的事件,不会因此而显得如此波澜壮阔,否则人类不会从茹毛饮血、刀耕火种走到科技发达、髙度文明的今天。就因为理想是这样的平凡,平凡到如血如肉如骨髓般地深渗在每一个平凡人的肉体与灵魂之中,更因为理想是这样的伟大,伟大到成为民族、国家、人类的奋斗目标,理想才成了人类永远咀嚼不透的词。

从人类发展史看,你会发现,理想是在人类的愚昧、落后、贫穷又不甘于现状的情境中萌生和成型,又是在人类的文明.先进、富贵却又永不满足的欲念中发展和延续的。可以说,人类如果没有理想,一定难于形成民族、难丁?形成社会、难于形成国家,也就一定没有家庭、宗族、团体、党派。从这个意义上延伸开去,我们或许可以进一步说,人类如果没有理想,一定不会有所谓的早期家庭发展的欲望、民族的追求、国家的精神,一定不会有后来的社会秩序和人类文明。而人类若是没有了这一切,会是怎样的一种情景,这是我们 

难以想象的。今天,理想已经成为人类精神生活的核心。无论东、西方,国家不论大小,民族不论强弱,社会不论优劣,都+但拥有自己的理想,而且以各种方式谈论着自己的理想,强调着自己的理想,追求着自己的理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五十多年,就是全国上下大讲理想、树立理想、追求理想的五十多年,而且,中国对自己的理想追求会一如继往地世代相传下去,不动摇,不改变。中华民族曾为自己的理想历经苦难,且在苦难中创造过世界上最伟大的文明辉煌,他们似乎比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都更理解理想对一个民族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性。其实,自古以来,东、西方各国的史籍中都有许多为理想献身而青史留名的人,他们特別受到国人的尊敬。国人奉他们为楷模,用他们教育自己的后代,以他们为自己民族和国家的骄傲。因为人们认识到,一个人没有理想没有寄托,便没有了生活的意义,便没有了人生的追求和人的精神。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没有理想,就没有了生存的动力,没有了发展的方向,就不可能成为强盛的民族和国家,更不可能立于世界强国之林,就会沉沦、衰退甚至灭亡。让我们注意的是,在所有有关人类理想的话题中,有一个话题东、西方议论的方式是很不一样的。那就是关于人性的理想的问题。中国人谈论这个话题,是从民族和国家的角度、从社会意义、从社会的秩序和社会的文明角度去谈,很少接触具体个人的人性理想;是衣冠楚楚、正襟危坐地去谈,从不直面赤裸的人体谈人性的理想。而西方人则恰好相反。西方人在谈论人性理想时,更注重观察和分析具体的个人,更强调赤裸地直视人、人性与人的性。西方的艺术家们谈论人性理想的方式尤为特别。他们以赤裸的人体为媒介,毫不遮掩地掲示人性的美丽与丑陋、崇高与卑劣、伟人与渺小,用人体艺术表达了自己对人性理想的认识和看法。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