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用人体艺术表达人性观念的历史

追溯西方用人体艺术表达人性观念的历史,可以一直追溯到古希腊。希腊古风时期直立的裸体雕像,都带有古埃及艺术样式的遗风:直立、端庄、略带程式化的笑。美术史学家一贯将此看作是古希腊雕塑的始创特征。如出土于萨尼翁的大理石男裸体雕像,是公元前600年古希腊的作品。应该说这个时期古希腊艺术家雕刻运动状态的动物与人体的技巧已经相当成熟。因为早在这尊作品之前-千多年,古希腊泥塑浮雕的羚羊和牛的动态形象已经十分优美。希腊南部的斯巴达附近就曾出土过一对金杯,那是公元前1500年的作品,在这对金杯上浮雕着被捕的野牛、被驯化的野牛和驯牛人等,运动着的牛和人不仅结构准确,而且形象都十分生动。然而,为什么一千多年后的这尊男裸体雕像被雕刻成如此“僵硬”“呆板”呢?这其中当然有原因。我们不妨将这尊作品与另两尊古埃及雕塑作品相比较。它们是约公元前3000年的《法老孟考拉与王妃立像》(图3-5)和约公元前2600年的《法老孟考拉与女神像》。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古希腊萨尼翁男子裸体雕像的人物站姿.人物神态、形体造型与古埃及雕像中的法老是_模一样。不同的是萨尼翁雕像是全裸,法老是半裸;萨尼翁雕像的手艺粗糙些,而法老雕像的手艺要精细些。问题是,为什么古希腊的这一类男子裸体雕像要雕刻成古埃及法老这种程式化的模样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古希腊艺术发生和发展的历史中,在古希腊文化精神特征的形成过程中,古希腊人从学习雕塑伊始,就希望能超越人的性,从而在人体雕塑中追求表现出人性的神圣和庄严。

图3-7是出土于阿纳维索斯的另一尊古希腊大理石男子裸体雕像。与萨尼翁雕像相比,这尊雕像的工艺要细腻精美得多,人的形体比例也较为协调,人体结构更准确,且具有了一定的肉体表现力。然而,这尊雕像依然是按古埃及雕像的程式来塑造的:双腿一前一后、直立,双臂垂直于躯干两旁,拇指伸直、四指握成拳状,头发梳成辫k垂挂于后脑勺等。这种姿态及其造型与法老几乎一模一样。在古埃及,法老是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地位的人,古希腊雕塑家按照法老的造型模式来塑造一个普通人,这无疑给了人性一个很高的位置。不管这是古希腊雕塑家的有意之举还是无意之为,这尊雕像都在事实上大大提升了人性的社会意义,表现了一种人性理想的追求。

这似乎给了我们一个启发:希腊古风时期的人体雕塑艺术从一开始就有将人性神圣化和庄严化的追求。

其后出现的将人神化,将神人化的大量希腊雕塑作品足以说明这一点。如古希腊鼎盛期著名的雕塑家坡留克来妥斯的《荷枪的战士》(图3—8)和《束发的运动员》(图3-9)。这两件作品雕塑的人体都有着雅典公民的共性美。他们表情自然端庄,动态生动而稳重,人体比例协调,体魄强健,肌肉发达,达到了一种完美的人体理想标准。可以看得出来,坡留克来妥斯是按7:1的身长与头的比例来给雕像的人体造型的。这个比例显然符合当时大家都尊崇的美学观,因为在坡留克来妥斯的同时代里,我们可以看到艽他艺术家按相同比例雕刻的大量人体艺术作品。坡留克来妥斯以后,古希腊另一位雕刻家列西普斯创作出了《刮汗污的运动员》(图3_10)。在这件作品中,列西普斯将人体造型的理想比例标准提髙了一个久长,即提高到了8:1的比例。其后很段时间,这个标准就成了公认的神和英雄的造型比例标准。于是我们知道,人体有一种标准的美,这是古希腊艺术的独创。古希腊的人体雕像艺术,就是按照这种理想的人体美标准创造出来的。它的出现不仅培育了古希腊人对人体美的审美兴趣,还在希腊社会树立起了普遍的、公共的、对人性美的社会审美标准。而这种对人体美的追求,实质上正是古希腊艺术家对人性的理想追求。让人深思的是,几乎古希腊所有男人体雕像都有意弱化了男性性器官——阴茎的表现。

其次,古希腊裸体雕塑艺术的理想的人体追求,还体现 

在对神的人性化造型上。《眺望楼的阿波罗》(图3-11)制作于约公元前350年,也有人说它是公元前2世纪的作品,称它为《百费德勒的阿波罗》。对这尊作品的年代、作者、寓意等专家们的说法不一,但有一点是一致的,那就是大家都认为这尊雕像刻写的是太阳神阿波罗。而且大多数人都认为雕像的动态是阿波罗射出弓箭后的一刹那间的动态。从人体造型看,这位赤裸的太阳神的形象显然是按照非常理想的男性

人体形象来刻画的。他的动态大方潇洒,风度倜傥,神情端庄,这无疑是对完美人性的颂扬。这是对男性神的塑造。再来看女性神的塑造。古希腊雕刻家柏拉西特列斯在公元前约330年雕刻的《尼多斯的阿芙洛狄忒》亚历山德罗斯在公元前约1世纪时雕刻的《米洛斯的阿芙洛狄忒》(图3-13),表现的都是美神和爱神维纳斯的形象,也是艺术家对最完美、最理想的女性人体的表现。《尼多斯的维纳斯》体态丰腴,姿色绰约,楚楚动人。《米洛斯的阿芙洛狄忒》同样体态丰腴,却高贵大方,气质优雅,另有一种韵味。两尊维纳斯雕像都表现出了女性的庄重、妩媚和纯洁。显然,古希腊艺术家在创造神的形象时,有意识地注人了人的精神气质,使神具有了人性的光辉,具有了人性的美。这不是古希腊人对神的亵渎,而是古希腊人在神的形象创造中寄寓了对伟大、崇高、完美人性的追求。

然而,当古希腊雕塑艺术中对人性的完美和理想的表现追求成为一种模式、一种典范、一种样本的时候,?

它们同时也就成了某种被苛刻地挑剔甚至彻底否定的对象。像“缺乏具体生动的人的人性”等语言,就是对古希腊雕塑艺术用得最多的批评。比如萨尼翁的男子裸体像和阿纳维索斯的男子裸体像,就被批评为“僵硬、呆板.程式化的、缺乏生气的”。坡留克来妥斯雕刻的《荷枪的战士》和《束发的运动员》形象,被看作是“过分注重雕像的形式”,“忽略了人体内在美的挖掘”,它们表现出了古希腊雕塑中常有的那种“唯美”的通病。《眺望楼的阿波罗》雕像受到非议,则不仅因其表现了唯美的通病,美学家们还指出了它的“装模作样”的贵族气。至于尼多斯和米洛的维纳斯雕像,从它们被发掘出土之日起虽然就美惊世界,但在性扭曲的中世纪,它们因为太美、美得让人难以抵抗其爱欲的诱惑而遭到要追求“纯洁”人性的宗教的恶毒、强烈的诋毁,在张扬人性和人的性、张扬艺术家个性的后印象主义时代及至现代和当代,它们因为艺术表现手法的程式化而造成的人性理想的程式化表现而遭到了深刻的、颠覆性的美学批判。于是我们发现,在几千年的艺术发展史中,不管人体艺术的形式与内容怎么变,其追求表现人性理想的核心没变。在乔尔乔奈的绘画作品《沉睡的维纳斯》(图3-14)中我们能看到这种表现和追求的延续,在古典主义画家普桑的人体作品、新古典主义画家大卫、安格尔的人体作品中我们能看到这种表现和追求的延续,在现代画家布格罗、琼斯、莱顿等人的人体艺术中,我们也能看到这种表现和追求的延续。古希腊树立起了追求理想人性的思想和艺术的丰碑,但人类并没有在这座丰碑树立起来后就停下了人性理想追求和探索的脚步。在后来,各个时代先后出现f各种富有鲜明的人性特征、充满?

人性的生机活力、甚至大胆表现人的性的新样式艺术,虽然它们对古希腊的理想典范和完美程式提出质疑,提出批判,甚至对其发起冲击,群起林立的新艺术掀起的浪潮几乎要淹没了古希腊艺术,但就在人类“赤裸”追求人性理想的这几千年之中,人性的理想不仅没有在跌跌撞撞、磕磕碰碰中泯灭,反而越来越清晰、明确,对人类越来越具有诱惑力,它必然地成了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目标和无法旁置的内容。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