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体模特,张大千见了要喊姐!

人体模特那么多,谁算得上第一?


那时的她只是个爱玩玩行为艺术的大学生,一个我行我素的90后,可以算作视觉实验艺术家,却谈不上中国第一。




是干露露吗?应该不是。演艺圈人员,偶尔露一露娱乐一下大众是人家工作。

是张筱雨吗?显然也不是,那只是和标哥学炒作,想短平快的出位,没办法,要不年轻人怎么出名。


那中国第一人体模特是谁呢?



她出生那年父亲病故,13岁时被卖到妓院,经受屈辱后得贵人相救;


后随恩人之姓,结成伉俪,证婚人是陈独秀;


她与张大千有过姐弟之情;


她可能不是中国第一个作为人体模特的女性,但肯定是中国第一个以自己的裸体

为模特绘画的女画家;


在中国上海举办“中国第一个女西画家画展”;


世界驰名的女性西画大家;


她是潘玉良。





这些都是她的自画像,够裸吧?但真正的中国第一人体模特,裸的肯定不是人人皆有的肉体,而是她真实慈爱的灵魂。





潘玉良的自画像不曾有一幅露出过笑容,从来没有。也许她深知她的出生引不出人多少的善意,自己的容貌似乎也冒犯了这个世界,不值得人们提起她、说到她,所以她画出的,全是自己的隐忍与宽宥。




如果说年轻时的玉良还努力着把自己画得美一点,随着年岁的增长,这个问题也逐渐不再困扰她,她在后期的自画像中已直面了真实的自己,甚至夸张地画出了那种丑与衰老。她的一种自我成长是在自画像中去完成的,在对世界长久的慈悲之后,她画出了对自己的慈悲。


这种慈悲心在她画花卉时是同等的。漂亮、鲜艳艳的花卉她画,快凋谢或已萎谢的花儿她也画,是玉良心里要它们平等,是她放下自我的另一种最直接的表达。


这样的渐悟,这样的诚实,这非凡的勇气,不过是在告诉我们她已没有什么东西可怕了。她是一个如此了不起的女性,值得我们用洞察与超越的眼光、以及最慈悲的心肠去回敬她。




真希望她能原谅我们的无知,我们人性的恶,我们对于她的身世过往无谓的耿耿于怀。


而她确实是早已原谅了我们的。




以后的人们将会越来越认识到她作品的艺术价值。这幅潘玉良的《自画像》在香港佳士得以964万被拍走,可这,对于一颗裸露坦荡的灵魂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