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和人体艺术

前不久看了一部对人体艺术模特张筱雨的采访视频。其中有句话说道:“植物最美的是它们的生殖器——花,而它却是开放在明处的;人类的生殖器却藏掖在暗处。植物可以暴露出自己的生殖器,人也可以返璞归真。”作为对艺术“献身”的解释,这话初听起来确实让人感动,然而仔细想想却又有问题。植物是没有自动性的,要完成繁殖的神圣任务只有靠外物作为媒介,所以生殖器只有暴露在外,便于交配的被动完成;动物却有自动性,而且往往都有主动行为。所以我们经常在动物世界一类的节目中看到雄性动物追着雌性动物满山遍野地跑,因此动物的没必要暴露在外面,反而要藏掖起来,这是物种优等选择的必要“措施”。什么时候我们看到雄的银杏树追着雌的银杏树满大街跑的时候再用节目中说到的比喻似乎更恰当。

色情与艺术之别

 

  提到色情,人们通常会潜意识的认为那是肮脏龌龊的东西;而提到艺术,人们常常充满了溢美之词、敬佩之心;两者看似没有任何的关系,其实不然,我理解两者也只是存在一线之隔罢了。色情跨越了低俗,也能变身为高雅的艺术,闪烁着艺术之美!而艺术如果沦为低俗、浅薄的奴隶,势必不会再有触动人心的艺术魅力,而跌入低俗的色情行列。

   

 

    那么如何区分色情与艺术呢?我想这需要从两者都涉及到的同一主题说起。色情与艺术其实都涉及到“性”这个主题,只是在同一出发点上,对“性”做了不同的诠释,所以其结果会是迥异甚至是相去甚远的。一个升华为了艺术,而另一个走到了它的极端,异化变身为了色情。

   它们对性的外化表达形式出现了完全相反的两个极端,艺术将生活中所见所感的性主题经过提炼、浓缩、升华,使其艺术化、审美化了。而色情却是将人们内心的某种阴暗龌龊怪诞等等的想法,通过性来表达出来,使“性”照上了一种光怪陆离、低俗化的丑陋嘴脸。

   


 

  记得有人曾说过:“数学是科学的女王,而性是艺术的女王。”觉得说的很有道理。“性”原本是无色无味像自然中的一草一木一样,没有任何褒贬意义的词汇。但人们赋予了它太多太深太厚重的含义,将原本的自然规律加入了太多的人为色彩。

 


    

   我始终认为要想真正的懂得如何区分两者的差别,最重要的首先是要具备正确的审美观、道德观、价值观,有了这些才能真正的区分是非、善恶、美丑、高雅、低俗、色情、艺术……而平日里潜移默化的美育教育,才是最为重要的。我并不认为那些一味只是封杀遮掩,或是听音及封的方式为正确的引导。如同曾经贴过一幅非洲人体图片,因为是身体部分裸露,所以就被莫名的屏蔽掉了。怪哉,我只是看到阳光下的健康胴体与纹身之美,没见得一丝一毫的色情之意。原来“魔”即在各人的心上罢了。

 

 

   由此,想到国人的美育该从何而谈,从何而学呢?总不见只是羞答答的掩面示人,而远离真正的审美吧!总不会艺术院校的速写课,要将男人女人的裸体遮挡开来,将身体肌肉线条之美,改为描绘衣褶、褶皱之美吧?总不会为了怕人学坏看到坏东西,而遮蔽人们的双眼吧?这种方式未免有些幼稚可笑,让我不禁想起了因噎废食的典故。逃避性的审美教育并不意味着明智,聋子确实是听不到杂音的烦扰,但同时,他也会因此而失去听到天籁之音的机会。请给人们一个识别的机会吧,不要堵住人们的耳朵。

 

 

    

   好在,欧洲之行会是阳光明媚、雕塑成群的。好在,卢浮宫让我震撼的雕塑,会以它最自然本真的裸露来向我诉说艺术之美的。好在,我拥有一颗可以明辨美丑的心灵,可以自由翱翔在那群裸雕中也不会感到不安与愧疚。好在,我的所有感觉都是那样透明清澈,亦如我所理解的“性”与“美”的真正含义。好在,我在自修的过程中听到了音乐中的天籁之音!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