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析人体艺术 人体艺术和色情图片的区别

  1917年,上海美专因选用人体模特、展出人体素描而引起轩然大波,“轰动全国”。1988年,北京“油画人体艺术大展”,以及陈醉的《裸体艺术论》的出版、女模特陈素华被逼疯事件,均“轰动全国”。人体艺术在中国整整“轰动”了一个世纪后,终于在新的世纪里不再那么“轰动”了。

  21世纪人体摄影艺术不再神秘,不再是洪水猛兽。书店里、报摊上的人体艺术画册很少有人问津,不再是畅销书籍了;人体摄影艺术展览也不再是“万人空巷”争相看稀奇看热闹了,走进展厅的观众,真正是为“艺术”而来,而不是为“人体”而来;是为审美而来,而不是为窥私而来。

  著名美术大师刘海粟是我国倡导“人体艺术”的先驱者,他对“人体美”有独到的见解,曾说“人体美是美中之至美”。美是艺术,人体美更是一种高尚的艺术。看见全裸影集顿生不安,太过敏了。我国青少年的性教育、性接触相对于西方来说,还是比较迟的,这与民族传统、性价值观和道德标准等有关。只有长久了,司空见惯了,才会慢慢接受。打个比方说古代的中国人是不吸烟的,到了明朝后经过被视为洪水,然后严禁,渐被接受、弛禁。到如今,想禁也禁不了了。如今,大家会品评烟圈的形状,烟斗的精致,烟叶的特性、产地,俨然是一门综合艺术了。同时,还要认识到,一些全裸影集并非人体艺术,真正的“人体艺术”能给人“美”的享受、“真”的震撼、“善”的启迪、“爱”的思考,而不是猥琐的、原始的冲动。艺术与“色情”是密切相关的,没有“色情”,哪有艺术?没有大众经过心理学和伦理学上的鉴定,艺术上的美学能独立存在吗?色情从来就不是艺术,艺术从来是高于色情的。

    日前,一场名为“人体摄影创作团比赛”的活动在武汉一家照相器材市场举行,现场上演惊人一幕——人体模特当众作秀!两名妙龄女子面对数十名摄影师及观众,坦然褪去衣衫,摆出各种姿势,现场约20名摄影师立刻兴奋起来,为选择理想的拍摄角度,他们或端着三角架满场跑,或蹲或侧着身躯,或者干脆匍匐在地板上,现场快门按键噼哩叭啦比爆炒黄豆还响。
  年龄分别为23岁、24岁的两名模特由深圳方面提供,是该公司专门在深圳招聘的。该比赛不同凡响之处在于其形式的大胆:由深圳聘请的人体模特在此赛程中将向所有参赛者“尽情”展示胴体以供创作。举办方称,此番举动是让人体摄影告别“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神秘状态而走向公开化的突破性尝试。这一活动立即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引发了人们对人体艺术的思考。人们除了现场观看,满足了自己的感官享受之外,不禁多了很多疑问,搞一次人体摄影大赛有必要这样大张旗鼓吗?真正的人体艺术应该怎样?现场的很多观众,在观看之余略带困惑。

  拍人体就像吃馒头?

  “U2人体摄影创作团比赛”组织者表示:摄影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应该展现的不仅仅是漂亮衣服,而更应该让人脱掉衣服,展示人体之美。对摄影师而言,拍摄人体就应该和吃馒头一样正常,但我们国家现在的情况却截然相反,很多搞摄影的人一辈子都没有拍过人体,这是极其不正常的。

  这种心态应该是他们“义无返顾”怂恿女孩子们“为艺术献身”的真正原因。模特李津(化名)告诉记者,中国的人体模特都是业余的,她做这一行的时间也很短,她们一个月至少可以接一次拍摄,全国各地到处跑,很累,但是也很好玩。她们一次拍摄的时间在3个小时左右,得到的酬劳是每小时500元。为什么专业的模特多数不愿为这种“艺术”献身?是素来以前卫自居的他们太封建,还是这种艺术本身就有问题?  

   
    艺术必须“献身”?
   
    其实人体艺术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国外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1885年摄影术诞生之初,法国就出现了有记载的第一幅“人体写真”,20世纪80年代末在中国美术馆举行了新中国首次人体艺术绘画大展,引来了一段长时间的争议,但也为人体在美术领域争得了合法性。  此后类似的人体摄影、展览层出不穷,光是今年举行的杭州人体模特艺术展、昆明人体艺术展、成都人体模特摄影展、深圳欧洲人体摄影展、广州人体摄影大展。这么多“人体”,有些简直就是超乎人们的想象。  观众开始质疑,艺术就一定要脱衣服,或者不脱衣服就不是艺术了?以杭州为例,“裸女”、“女裸”、“女人体”、“如花似玉”、“春情迷漫”等过于直白和煽情的标题让很多杭州参观者不舒服,还标上了“少儿不宜”,引起舆论一片哗然。对此,主办者表示无奈:“标题都是摄影家自己取的,而且都签上了合同,改不了。”不过老百姓不是很买帐,他们希望下次能见到“正”一点的标题。
   
    摄影也变成了行为艺术?
   
    这让人想起了所谓的“行为艺术”。成都著名的古街宽巷子“小观园”内,号称蜀中八怪之一的行为艺术家周斌以裸体出浴的方式完成了他的作品《溺墨者的N次尖叫》。尽管作者说作品具有丰富的内涵,但大多数围观者依旧把它当成了一场出格的“游戏”,大呼看不懂。在南京,一场名为《人动物:唯美与暧昧》的行为艺术展第一个参展作品《五月二十八日诞辰》因作者当众赤身裸体钻入血淋淋的死牛腹中,引来公园工作人员的阻止,现场不少游客目睹表演后,纷纷摇头表示不理解、不能接受。一位常年在公园玩的老人对记者说:“这种东西能叫做艺术吗?实在是胡闹。”公园售票处的两位女士也直称,“这种艺术太恶心了。” 
   
    艺术与色情的分界 
   
    关于艺术与色情之间的界限,从本世纪之初刘海粟与孙传芳的争论开始,也已有近百年。以健康的心态、真诚的心灵来面对人体艺术,才能让它得到发展。 对现在行为艺术的走向圈内人士有不同的看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圈内人士说:“这些行为艺术家曲解了行为艺术的本义,表现过于病态极端,热衷于暴力、自虐、血腥、色情的行为,以这些场面强烈地刺激人的感官,以达到成名的效果,这不是艺术,是视觉污染,这样下去行为艺术的路会越走越窄。”
   
    直面人体艺术 不四顾也不言它
   
    似乎在一夜之间,汤加丽和摄影师张旭龙同时因为《汤加丽人体艺术写真》在全国引起关注。但同时,围绕着这本书也出现了太多的麻烦,最有代表性的便是摄影师张旭龙将为汤加丽"穿上"马赛克的新浪网告上了法庭。而同时,汤加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自己"从拍摄到出书都是被迫的",将张旭龙置于尴尬境地。人体艺术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因为"汤加丽事件"又引起了一些争议,实际更多是社会学意义上的,与艺术本身没有多少关系,许多"人体秀"实际是商业秀。事实的真相的确如此:2002年9月,《汤加丽人体艺术写真》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一版印刷10000册。不到一个月,《汤加丽人体艺术写真》加印5000册。到目前为止,《汤加丽人体艺术写真》已加印四、五次,每次加印量均为5000册。即便如此加印,该书在外地还是出现了脱销情况。据说王府井书店平均一天售出《汤加丽人体艺术写真》5本左右,最多的一天售出了十几本,远远超出同类书籍。"在广大受众还在为这场""汤加丽事件"争论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不少既得利益者成为真正的赢家,正在偷偷地数钞票。
   
    但是,这些似是而非的"纷争",却能给我们一些关于人体艺术深层次的思考,当然,这些思考绝对和所谓的""汤加丽事件"无关。
   
    2003年1月,由清华大学知名教授韩子善主编、迄今最为"重量级"的中国人体摄影大集《当代中国人体摄影》新鲜出炉。以香港著名摄影家邓振强的人体摄影为主画面的包装封面深深地打动了众多读者。

    4月11日澳大利亚知名人体摄影家詹姆士•休斯顿摄影作品中国巡回展《瞬间舞动》在广东美术馆开展。此摄影专辑以澳大利亚三大著名舞蹈团的杰出舞者为摄影对象。40余幅作品中雕塑般的人体线条和静态影像中呼之欲出的力度与动感,令人叹为观止。

    5月中旬,沈阳商业城里特别热闹,一场别开生面的人体彩绘正在这里上演,众多顾客停止购物,争相赶来观看,许多摄影爱好者也纷纷抢占有利地形,将镜头对准全身涂满五彩斑斓色彩的彩绘模特。这种在南方流行的人体艺术在沈城刚一露面,便对人们的观念产生了不小的冲击波。(其实这样的人体秀,一年以来几乎在中国绝大多数的大中城市上演过。)
   
    "一段时期以来,在农村集镇以及城乡结合部的物资交流会、庙会等集市性活动场所,容留、接纳、组织大棚演出团体进行脱衣舞表演的情况时有发生,且有愈演愈烈之势。一些歌舞娱乐场所、影剧院及其他演出场所也公开组织女青年进行色情淫秽表演。文化部联合公安部已先后查处了山西省朔州市怀仁县,河北省张家口市下花园区、宣化县以及浙江省义乌市4起性质恶劣的脱衣舞色情淫秽表演案件,当场抓获组织及参与人员211名。" 这是中国青年报的一则报道内容,从文字间已经不难看出,脱衣跳舞已经蔓延到中国时下的很多地方,尤其是一些边远城镇和偏僻的小村……
   
    似乎中国正经历着新的一轮的"人体艺术"的冲击波!
   
    从去年至今的中国人体摄影热是新时期中国艺术界的第几轮冲击波了, 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印象中,人体摄影过不了几年就要"时兴"那么一崩子,似乎好像总是没由来地潮来,又没由来地潮退。就这么起起伏伏, 不断地折腾着,轮回着。天下所有的事物都必然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之所以说它没由来地潮来,又没由来地潮退",是说明我们似乎尚没有发现这个规律,没有发现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的理论界,评论界竟然坪踔两窕够肴徊痪酢任何艺术,任何科学知识,都不能不经研究而获得。"(德谟克利特语)对于中国的人体摄影热现象,更应该以观察研究的态度对待之。

 
    除却政治气候以及"具有中国的特色"的不便理清言明的因素,新时期人体摄影的发展历程自身其实是大有意味,甚至是很值得探究的。因为我们不能"忽略了一件艺术品给人的愉悦和一碟冰激凌给人带来的愉悦之间的差别。""当人们在看一个审美客体时,他们看见了什么;当他们说他们喜欢或者不喜欢它时,这又意味着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喜欢上他们所偏爱的东西。"(美)阿恩海姆:《艺术心理学新论》,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第57页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都十分明了,在我们心中,对人体,是向往的,甚至可以说它是我们文化心理深层的一个情结。 即便我们是中国人,即便我们的文化对它有种种莫名其妙的排斥,但我们依然无法释然,无法置身其外,无法自欺欺人!
   
    这或许就是人体摄影几度兴衰几度浮沉但始终不泯灭始终不消亡的原因。这正如同那句名言,"人啊!你根据你自己的情欲,把神创造出来了!"(德) 黑格尔:《美学》第一卷,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301-302页因为人是在对自己的鉴赏和审视中休整修正自己的,然后前行!
   
    "在神话中,心灵之神叫普赛喀(拉丁文为Psyche),也是多种西方语言中"心"一词的词根),这个心灵之神在不同时期有所变化,但她的主要形象是不变的,她是一位生有双翼的美丽女神,翩翩飞翔如同蝴蝶一般。"方汉文:《西方文艺心理学史》,陕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页]令人称奇的是在这次李泛的展览中也有好几生有双翼的美丽女神,翩翩飞翔如同蝴蝶一般"的作品,我不知这是简单的模仿,还是一种创作心理上的暗合。虽然我和李泛还挺熟,可是我没有问他,因为我知道关于摄影作品,关于摄影家,语言往往是多余的,而且常常适得其反。因为我们知道对于摄影,最主要的是要依靠眼睛,依靠心灵。"因为在我们身上只有一个心灵,这个心灵并不包括任何部分的差别;这同一心灵既是感性的,也是理性的,它的一切欲望也是一些意志。"卡迪尔:《心灵的感情》,转引自《西方伦理学名著选辑》上卷,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第598页。
   
    现在对已经起步很久的艺术家用"模仿"一词,人家会觉得很不受用。因为,所有的艺术家都最热衷的是创造,而不是模仿,所以说谁模仿就对于在骂谁,至少这是世俗文化的框框。但是,我们不要忘了一切文化(包括所谓艺术)首先是传承,然后才是创新。说绝对一点,我们所有人都是在干着百分之九十九继承,百分之一创新的事。谁都概莫能外!加之特别是对于人体摄影而言,我们的模仿的意味还很重。因为摄影本身就是"舶来品",我不敢说我们食洋不化,也不敢说"摄影"千里迢迢来了这么久了还"水土不服",但是,一切文化人都知道,所有文化的融合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我们恰巧尚处于这个过程之中。至于从属于摄影的子概念的人体摄影而言,就更是如此了。
   
    承认这个事实并不是我们的可悲,而是说明我们的坦然与自信。因为不敢面对现实,遑论超越。

    "艺术越来越象一个应召女郎,只要你需要,随便使点手段就可以委身于你,极尽搔手弄姿之媚态。"

    "无论行为艺术还人体艺术,都是泊来品,在那些莫名其妙的行为艺术还在闹轰轰的时候,人体艺术又粉墨登场,在制造着热点,在抢夺大家的眼球。"不知这是艺术家的自暴自弃呢,还是艺术评论家的愤世嫉俗。我不知这是一种即将超越前的迷茫和混乱呢,还是一场陷落前的死寂和腐烂?但是,我想这种局面决不会持久!
   
    我素来把人体摄影的境界分为三类:一类是拍人体就是拍人体,如同拍摄汽车楼房山脉桥梁;二类是拍人体如同为情人写赞美诗,抑或是为亡人做道场;三类是把别人的身体当作自己的一样去审视思索。
   
    现代是一个价值多元的时代,不是一个价值以及道德判断非此即彼的年代。这三类其实无所谓前后高下优劣。但是一切文化的问题都是可以归结为价值以及道德判断的问题,这又是我们谁也无法回避的,所以我们人就有了许多痛苦,文化也平添了几多尴尬。"人精神深处一种永恒的直觉,显而易见,是一种美感爱伦•坡:《诗的原则》,以我浅显的理解,一切受众对一切艺术都有自己的直觉,也可以称之为美感认同及价值判断。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