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木经惟御用裸模发文控诉荒木经惟



荒木经惟,日本当代著名摄影师,提起他的作品, 总是离不开女性、裸体、捆绑、性器官等一系列充满色情意味的词汇。他的拍摄方式也一度成为争议的焦点,他会与被拍摄对象发生关系,之后进行拍摄。

最近,荒木经惟的御用模特KaoRi,在博客上发布了一篇文章《这些知识,真的正确吗?》,文中称:她在为荒木工作期间,在没有签署拍摄同意书的情况下,被迫裸体,工作也甚少拿到报酬。


“如果艺术能将人撕得粉碎,也许我的故事就能成为他艺术的一部分?


KaoRi 曾在2001年到2016年担任荒木经惟的模特,被人们称作荒木的“缪斯”,可对这个称号,KaoRi并不觉得荣幸,反而觉得无奈、害怕。她觉得这个称号很暧昧,而她和荒木的关系仅仅是摄影师和模特的关系,并非恋人。

KaoRi本人

上面的这张照片,是Kaori第一次拍摄时的照片。KaoRi 原本在巴黎学舞蹈,看到荒木的摄影集之后,就跑到日本,希望荒木帮她拍照。拍照,让Kaori找寻到了一种自我表达方式。从那之后,她在摄影棚内跳舞、裸体、穿着和服,吃饭睡觉洗澡画画,都被他一个瞬间都不落地拍了下来。

刚开始,Kaori只是被拍摄,并不知道这些照片将会用在什么地方。和她在国外合作过的摄影师不同,荒木经惟从未跟她签署过任何的摄影同意书或确认照片出版的问题,一切都以“荒木好像没有这么说过”“在日本好像都如此”等理由给混过去了,她也想着荒木这种大师应该也不会做什么坏事,也没有去进一步追究此事。


“他一直把你当成一个物件,从来都不会想要改变自己的做法。

随着荒木作品的发布与传播,Kaori被要求与荒木一起出席展览、采访和活动,甚至为现场拍摄作舞蹈表演,而这些拍摄她没有获得任何报酬,还被占用了大量的时间。她曾为维持生活而感到困惑,即便如此,别人告诉她“艺术家谈钱是一件羞耻的事情,只有超越金钱,艺术表达才会完美。”Kaori决定尽力地去理解荒木的艺术概念,用贡献自己力量的态度去理解他。

可这一切并没有让Kaori变得更好,相反带来的则是她内心的崩溃, 她不仅被要求当众拍摄过分的动作,私下还被人跟踪偷拍。陌生人闯进家、摄影集被盗窃、被偷垃圾、邮箱被塞入带有奇怪涂鸦的明信片等等事件也发生过不止一次。周围人对她异样的目光,她都只能自己默默承受。她曾提出要求能够稍微缓解一下自己的压力,但等来的是事务所无限的搁置和荒木的不予理会。

时间长了,Kaori终于明白荒木一直把她当成一个物件,从来都不会想要改变自己的做法。

2016年,Kaori再次提出要求改善工作环境,却被事务所解雇,还收到事务所女性老板的一封信,最后一句话写着“今后,也请你成为最优秀的缪斯”。

今年2月,Kaori通过律师向荒木经惟提出“若公开她的照片,需要设定一定的规则,并要求承认过去的错误”,最后她得到了这样的回复:

“你是因为想被拍,所以才到事务所来当模特而已。”“私写真“已经是被评论界承认的一种我个人的表现手法,这不是做生意,本来就没有规则,也不需要同意,全部都是由自己决定。如果不是这样,艺术本身也不会成立。因此并没有做的过分的地方。今后关于照片如何处理,也没有商议的必要”。


荒木的创作,一直游走在情感的模糊地带。他提出了“私摄影”的概念,将女性的私密领域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大众的面前。

荒木阳子 (荒木经惟 摄)


摄影师顾铮曾这样评价荒木经惟的作品:“作品在他的镜头里总是宿命地成为男性轻语的指向对象,并通过他的影像生产转化成为可以大量消费的物质。”即使在日本本土,他的作品也经常成为女性主义批评家批判的对象。

Lady Gaga(荒木经惟 摄)

艺术批评家笠原美智子以“视奸”来形容以荒木经惟为代表的男性中心主义摄影。在荒木经惟这里,摄影似乎意味着男性与女性的关系,意味着拍摄于被拍摄的关系。观众只有透过他的相机,才能看到女性的状态。 


若读过荒木经惟的随笔,或可了解在他的眼里只有摄影本身,可能的确不存在所谓俗世中的种种道德和约束观念。


至今,荒木经惟及其事务所对Kaori的文章没有做任何的回复。


荒木以“你是因为想被拍,所以才到事务所来当模特而已。”的理由回复了Kaori对他的控诉,一切貌似因为Kaori一开始是自愿上门,所以她就理所应当无私付出,忍受一切。


那么各位怎么看待私摄影里,摄影师与模特之间的关系?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