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模特苏紫紫的童年伤口


2010年,一个名叫“苏紫紫”的人大女生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她在自办的《Who am I》艺术展中展示了自己的人体照片,引起一片哗然随后又拍摄了多组人体艺术照片。2014年,苏紫紫裸体接受50名记者的采访,再次引起轩然大波。她一次次的试图向社会解释被误读的自己,但是一次次地被贴上“人体模特”,“出格”,“炒作”的标签。


2010年,还是大学生的苏紫紫因在“艺术作业”中展出自己的人体照片引发媒体关注。


随后,她做过人体模特的“不堪经历”被人爆出,苏紫紫迅速走红,也备受争议。


2011年,苏紫紫在其行为艺术作品《探访》中裸体接受了50家媒体记者的采访,这一“出格举动”令苏紫紫这个名字再次成为焦点。


面对网络上的谩骂之声,苏紫紫所幸顶风而上,将各式负面标签写在自己的裸体之上,《泼墨》这件作品与其说是行为艺术,更像是一种宣战。


不过,这些宣战与对抗并没有为她赢得胜利。“一裸成名”后苏紫紫逐渐淡出了公众视野。

2016年,沉寂了五年之后,苏紫紫突然又在几档热播的真人秀节目上出现,不过这时候的她已经不叫苏紫紫,而是叫王嫣芸,她原本的名字。


心理年龄3岁 王嫣芸未曾愈合的童年伤口



2015年的最后一天,王嫣芸去看了心理医生,她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把握不好和人的距离,要么警惕、敌对,要么完全不设防,医生给她的答案是,她的心理年龄只有3岁。

每次一提到这个事情,王嫣芸都很难受的,仿佛有个口子一直没合上。

三岁,正是王嫣芸父母离异,她被甩给外婆的年纪。


王嫣芸把外婆叫做“奶奶”。她说她特别怕奶奶,对付害怕的方式就是撒谎。王嫣芸跟奶奶说话十句话,有九句都不是真的,因为总不知道哪句话说错了,就会被奶奶打一顿。

王嫣芸知道奶奶是爱她的。很多人都是这样,喜欢用负面的东西来表达情感。现在每每听到楼上的邻居教育小孩子也是用那种很粗暴的方式,不停地吼“你怎么那么笨啊,写这么慢要不要去死啊”,王嫣芸都会有点紧张,回想起自己的童年被外婆罚抄“我没有父母”这种非常暴力的惩罚方式。

现在回过头来再看奶奶,王嫣芸看到了一个明明也很无力的人,还要通过各种暴力的方式,去证明她自己的力量感,会觉得有一点点,又想念她,又有点可怜她。


王嫣芸1991年出生于湖北宜昌,父母离异后,母亲去了深圳打工,父亲再婚,她被交给外婆照顾,只有在交学费的时候,父母才会共同出现。

父母总会因为学费的事情吵架,当着王嫣芸的面争论,应该谁来出钱给王嫣芸。父母的谈判的过程,让王嫣芸觉得自己像一个小乞丐,使她从小就想摆脱这种感觉。

十三四岁时,她就开始萌生出离家出走的想法,然后自己买了火车票,还办了个假的身份证跑了。早上出门的时候,是穿的米白色的衣服,到了火车上,自己换了一身黑的。像个犯罪分子似得搞的特别神秘和复杂。



人体展览惹争议 她觉得这是才华




2009年,从小喜爱画画的王嫣芸,考上了北京的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她终于逃离了家乡和混沌的童年。

与大多数大一新生不同,一到北京,王嫣芸的首要目标是找工作。发传单、当家教、站柜台……后来开始做人体模特。收入也从一天80到了一天500。

广阔的北京,给了王嫣芸经济独立的机会,也在时时暗示她,这里是一个自由表达的所在。大二,视觉传达专业的王嫣芸在校园里举办了一次个人作品展,她大胆地将自己的身体放入作品之中。


从此,王嫣芸被暴露在公众视野里,一裸成名。

王嫣芸觉得自己的展览是一件很有才华的事情,是艺术。“当时有一个新浪的拍客来找我,我很开心,很兴奋地跟他说了很多,结果第二天出来的新闻是人大女生办了一个裸体展,所有的关于作品想表达的东西全都没有说,就给了一句话,人大女生办了一个裸体展。”

那个拍客觉得他是帮了王嫣芸的忙,他说:报道就是这样做的啊,你不懂媒体吗,媒体就是标题党啊。



徒劳无功的辩解 最后依然伤痕累累



艺术是个很小众的东西。这个东西你说它是黄色,它就是黄色,说它是艺术它就是艺术,没有界限,界限是什么呢?

王嫣芸一次次接受采访,一遍遍地阐述解释着自己的艺术理念,但她发现这一切徒劳无功。公众的兴趣点早已锁定,就在“90后”,“大学生”,“裸体”这些标签上,而若非这些标签,她的所谓艺术也根本无人问津。这个广阔自由的世界第一次呈现真相,就超出了她的理解和掌控。

王嫣芸:绘画当中出现人体,雕塑当中出现人体都可以,唯独摄影当中出现人体是一种亵渎,凭什么?

很快,她更无法掌控的事情到来了。随着自己的“走红”,她早前的一些裸照被网友翻出,初到北京时,她曾兼职做人体模特,但她很快发现圈子里并不都是纯艺术,比如,她曾遇到一个50多岁的摄影师,约她到卧室单独拍。拍着拍着,突然让她摆一些令人难堪的姿势。她不同意,摄影师竟然骂道:“你脱都已经脱了,还装什么清纯?”

这样的情景屡见不鲜,一个摄影师约她吃饭,“我看过你的身体了,要不,你跟我在一起吧!我养你!”


正是对这个圈子的恐惧感,让王嫣芸开始使用“苏紫紫”这个名字来保护自己。 “苏紫紫”出名了,这个名字却无法带来任何保护。破碎的童年经历,外婆家曾遭遇强拆等等,更多的“新闻点”从她身上被翻出。有人爆料说这些都是幕后推手的精心设计。

有些媒体为了抢版面,爆出王嫣芸家拆迁是造假的事情,跑去她的老家,还把户籍信息放到网上。王嫣芸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把媒体带回家,媒体到了家里之后,开始问奶奶,问这问那,没有多久老人就去世了。王嫣芸为此感到自责,觉得自己没有保护好她。

2011年1月6日,王嫣云在一个海鲜市场的玻璃鱼缸前,裸体接受了50家媒体采访。之后跳入鱼缸。


王嫣芸:我要做这样一个行为(艺术),我要告诉大家,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因为很多媒体在采访,那无论多少场采访,永远都是在被别人解读,但是我要自己有一个解读的方法。

在当代社会,人像鱼缸里的鱼一样,赤裸的被围观而惘然无知。然而很显然,王嫣芸的表达再次失效,人们所看到的,依然是个靠着裸体而标新立异,自我炒作的女孩。她陷入到一个自我设定的悖论里,越被误解就越要辩解,越辩解就更被误解,她还不明白,这个世界与她秉持的,是两套完全不同的话语体系。



沉寂后的自我梳理 柔化与理解世界



2012年,在经历了和舆论的几次撕扯后,王嫣芸主动选择从人大退学,也不再使用“苏紫紫”这个名字。

从舆论的漩涡里退出来后,王嫣芸去媒体实习了一段时间,也做些别的工作,帮人写剧本,什么事情都干,她想躲着那个名气,永远躲着它。在媒体的实习让王嫣芸更加理解了这个世界运转的方式。

时隔多年,王嫣芸再次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已经不再是那个急于向媒体澄清什么的人。在接受凤凰卫视《冷暖人生》节目组的采访时,王嫣芸说:我现在就想着,能够走出自己的世界,做更多的事情。



记者:你现在还会怕争议吗?就比如说,你现在去综艺节目,也会有人在说你,你又在炒作自己。

王嫣芸:对,我不会害怕它,我会觉得该说的话说清楚,说明白说完了就没事了。

记者:那还是自己变得强大一些了,我觉得。

王嫣芸:其实不强大也没办法。

记者:其实人的苦恼,很多来源于对自我的过度关注。

王嫣芸:对,像现在自己有时候写文章,也不写自己,就想看一看大家怎么在生活,学会了不说自己的时候,会觉得理解这个世界的时候,不需要带着自己了,不需要带着自我来理解这个世界,那个时候其实很快乐。

记者:其实对抗这个世界是一种意义,接纳这个世界也是一种意义,并且对抗之后的接纳,它也格外地有味道。

王嫣芸:对。


结尾


退学后的第二年,王嫣芸与一名大她二十多岁的画家结婚,生活逐渐趋于平静。

王嫣芸和她老公是通过微博聊天认识的。两人第一次见面吃饭,王嫣芸砰地一下跳上了三级台阶,跳完了还得瑟。“他觉得这小孩还挺好玩,就想跟我在一起了。”两人年龄相差22岁。王嫣芸说:“我跟他开玩笑,说我被送去我奶奶那里的时候3岁,奶奶43岁,现在我又接手到了一个43岁的人手上。”

2017年,已经怀孕的王嫣芸和同为艺术家的男友搬到昆明居住,他们计划在此开一家艺术空间。孕期的王嫣芸依然十分忙碌,在主持着两档网络节目的同时,她还在为一档网剧撰写剧本。

这个所谓的正常的社会,虽然它伤害过你,但是它也有它好的一面,毕竟它是价值多元的。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