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节,我们发现30%的女生愿意做裸模

今天,我们冒着被警察带走的风险走上街头做了一次采访,想了解一下在今天女神们关于“裸体艺术”的态度,惊喜地发现在受访的二十多个女神当中,有30%的女神会考虑为艺术献身,其他受访者关于这件事的态度也耐人寻味,有基督教徒说因为信仰拒绝做人体模特的,也有充满大爱的女神听说美院学生没年轻模特画了,开始动摇想法的……

大家先看看我们的小题板:


萃花问女神



排除一切不安全因素,你会做人体模特吗?


不知道看到这个问题时的你是什么表情,毕竟光是女神们的反应就够写一篇论文来分析了。


1


我喜欢一切新奇的事物。


20岁 女 山东师范大学学生



▲受访的女神们

看着两个女神从美术馆里走出来,

我们迎上去寒暄:“打扰一下,你们是刚看完展吧,可以采访一下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作品吗?”

大概是觉得在艺术馆遇到媒体并不稀奇,黄头发姑娘积极地回应了我们:“我喜欢的那个设计师,居然有她的作品,之前在学校还做过她的专题采访!“

因为挺好奇她的职业,我们就顺势问了句:“你们是在上学吗?”

姑娘点了点头,“我们大二,第一次到上海来看展。”

当抛出关于人体模特的问题时,姑娘大方地回答:“当然会啊,这是艺术啊!

还没等我们追问,姑娘又补充道:“可能是因为我向来就比较喜欢中国艺术家大力批判的那些小众文学艺术吧,我对一切新奇的东西都很感兴趣。

末了,小伙伴们不厚道的八卦了一下:“假如你男朋友跟你的想法相悖怎么办?”

姑娘摇摇头,“那就不要了。”

“你是不要男朋友,还是不要做人体模特了?”

姑娘瞪大了眼睛,“当然是不要男朋友了啊,这明明就是一件正能量的事情!


大家哄笑成一团。



2


年轻人才有精力搞那些艺术。


38岁 女 全职妈妈


▲等孩子放学的家长


这个点,并不是上海白领的下班时间,我们却在学校门口看到一群人:她们盯着手表,蓄势待发,好像在等待一场宣判。

幼儿园门卫大叔喊了声:“放学时间还没到,不要急!”,妈妈们好像因为这句话更局促不安,“我那边外教老师还等着呢……”

好不容易说服一个妈妈接受采访,但我们明显感觉到她说话时,眼睛却盯着学校的大门:“我们来接孩子的,没什么时间啊。”

我们尽可能安抚她,“没关系,就一个问题,大概耽误您一分钟吧。”

不知道是因为问题没作铺垫,还是对她来说太尖锐,这位妈妈声音提高了几度,“怎么可能啊,我们都是孩子妈了!你们年轻人疯啊闹的没人说……”

可能是感觉气氛突然尴尬,这位妈妈借故说孩子出来了,中断了我们的对话。


3


相片都没拍过几张,怎么谈艺术。


▲街道保洁员

十字路口的清洁车后面,站着一位阿姨,我们走到她身旁说明来历后,阿姨摆摆手,“你们说的问题,我肯定回答不上来的,去问问别人吧。”

可能是看我们没有要走的意思,阿姨又说,“我不是不想回答,我要是帮不上,你们就瞎忙活了。”我们忙解释,“没关系,阿姨,挺简单的问题。你知道搞美术的学生都要有参照的对象的吧?”

阿姨又摆摆手,“我不会画啊。” “不是让您画,如果他们画你可以吗?”阿姨一听更着急了,手伸向车把,作势要往另一条路上走,“我活了这大半辈子,照片都只拍过两次,去给人家画画不行的,不行。

听到她说就照过两次相,我们都很好奇,“只拍过两次照吗?”

阿姨手从车把上挪开,尴尬地笑了,“一次是小学毕业吧,照片在哪旮旯都不记得了,再有一次就前几天街道里办暂住证要我把登记照发过去……”

到最后,我们也没有问出关于人体模特的事情。

结束之前,小伙伴掏出我们准备的妇女节小礼物,阿姨脱下手套,露出难得的笑容:“这个给我外孙,他爱吃,谢谢你们哈。”


这些是受访者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一类女性观点,她们有的因为观念传统,有的受家庭牵制,有的说自己没有艺术追求,不会考虑做人体模特……这些观点,我们都能接受,我们甚至还挑选了一半男性受访者,他们的回答一边倒——


萃花问男神



你会让自己的另一半做人体模特吗?


对!

当然不行!


▲受访的男神

即使是上面这个看起来很潮很时髦的帅哥,也说自己有颗传统的心,“虽然我自己也是搞艺术的,但绝对不会让我女朋友做人体模特。”当被问及理由时,他不容反驳地说,“你就当我自私吧!

同样的观点还出现在我们与出租车司机对话中,坐上大叔的车,我们听到广播里在放《穆桂英挂帅》,找准话题问他是不是喜欢传统戏曲之类的,好不容易跨越年龄的鸿沟,在人体模特的问题上却碰了壁,他声音洪亮:“如果我老婆去做这个,我肯定恨死她了,丢死人了,我肯定要离婚。哪有女人这么不检点的啊?……”


通过这些故事,大家也能发现,虽然不是所有女神都能实现自由,都有为艺术献身的勇气。但我们真真切切看到了变化,我们不害怕有不同声音,只害怕不改变

1920年的上海,在美专的画室里,有这么一群学生,他们在等人来揭开画室里丝绒帘幕,这不同寻常的阵势,让大家感觉到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果然,校长刘海粟走进教室后大方将帘幕揭下,郑重地开口了:“同学们,这是我们新学期的第一堂人体写生课。”教室里空气都凝固了。

没错,这块帘幕后面,就是一位全身赤裸的女性。在这之前,美专写生课上,学生们一直都是画的男子人体模特。这位女神在迎来学生目光注视时,身体微微发抖,当她侧卧在讲桌上,大家不约而同起立,向这位女神鞠了三个躬。


▲1920年 美专学生与中国第一个女模特合影


这便是中国艺术殿堂里的第一位女模特,她书写了中国艺术史的新篇章。她的行为影响到了如今30%的女性愿意为艺术奉献自己。

虽然在今天,裸体艺术仍旧是人们谈虎色变的话题。但我们相信,时间会打磨一切偏见。同时,我们很感动的是,那些受自身观念或信仰束缚的女性及男性,都对裸体艺术给予了极大地包容和理解,而这就是我们看得见的艺术进步

这世界因为人们有不同的观点而可爱,在妇女节的今天,你们最可爱的人!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