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扯人体模特那些事

我校作为一所fashion school,各专业对人体都钟爱有加。

第一节绘画基础课,老师寒暄几句,便道:“上模特。”

于是一个身长两尺的大汉秒脱,赤条条地站在大家面前。

第一次还是有些小震撼,这种毫不扭捏做作,像雕塑一样立在面前的人体之美,和澡堂子里、爱情动作片里的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人体模特一般是不允许拍照的,所有这里只好上一下这张图:


米开朗基罗的大卫


在悉尼看的乐高世界巡展的乐高大卫,也很有意思。


后来发现,不仅是素描课,随便一个水彩课、油画课,都要把人体模特请出来画一画,也就习以为常了。


因为我是重读本科,我的大部分同学才18岁,我内心在想不愧是大美帝啊,小女孩们看到健硕裸男都脸不红心不跳的。

后来听说友校(?)SVA写生只能画女模,就是因为当时一位小妹妹毫无准备地看到了男模的马赛克部位,受到了惊吓,对学校发起投诉反对(Professor说的如有不实请留言告知~)。于是我想很多人其实是在强装镇定。

尤其美国是个宗教大国,其实有很多人的家庭还是很传统的,坚持信仰的年轻人对婚前同居是拒绝的,流产不仅违法(在许多州)也是违反基督教义的,更有甚者天主教徒觉得戴TT都违被信仰……


这些跟我们学校的人体模特有什么关系呢。事实上,我们第一学期画的最多的一名女模,姑且称她为矮马(Emma),就是因为父母非常保守和虔诚,怕女儿在大城市“学坏”,因此把她送到了纽约的当地修道院寄住。她在那里受修女严格的管辖,生活要简朴,出门有宵禁,着装不能暴露等等。

当时我就奇了,问Professor,那还能准她还能来当人体模特?

Professor回答,那当然是万万不准的,难道没发现她来的时候穿的衣服都很保守,就说的是在咖啡店打工而已。如果那些老修女知道矮马打的零工是当人体模特,估计要气的背过气去。

于是我们又很好奇那为什么要住在修道院呢,一点自由都没有。

Professor回答,那管吃管住可便宜啦,这可是纽约曼哈顿。

“请告诉我们修道院的联系方式。”

此外还有一个经常和矮马搭档的男模,是她的好碰友,还是个瘾君子……矮马时不时需要去营救醉倒在大街上的他……


炭笔+色粉写生的矮马

大家似乎很好奇,做人体模特是不是很赚钱,事实上比星巴克高不了多少,选择打这份工的大概是觉得不用怎么干活还很艺术。


关于画人体模特,我觉得比较神奇的是,有的人从各方面来讲并不很完美,可能年纪比较大,或者比较胖,或者不太美,但是因为身体有种旺盛的生命力,画出来还是挺好的。有的人很瘦很美,但是画出来就奄奄一息的感觉。


这位模特可谓相当不瘦了,但是身体的线条却很有节奏。

当然最完美的是,又美又有活力,这种模特我只在油画课上画过一个,是一位黑人女性,肌肉线条修长紧绷,皮肤像绸缎一样闪闪发光。问她平时如何做保养,是不是经常健身,她表示没时间去健身房,但是她选择每天走很多路代替乘地铁,饮食上她是一个素食主义者。果然女生要美就是简单和坚持啊~

这些形形色色的人体模特,每个都是有故事的人。

在中国,很多人对人体模特似乎有些不屑。即使在美国,也有外国人,还是从事教学工作的,因为我上传画的这些人体,就觉得我是个随便的人,对我出言不逊。

然而这里毕竟是纽约,每个人带着自己的故事,仍渴望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今天就聊到这里,期待下期再见。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