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模特:造型的见证者

学美术的你,一定对模特不陌生。你看过他们各式各样的胴体,在纸上塑造过他们千姿百态的造型,你对他们一定再熟悉不过。但是,你走进过这群被当成“教具”的灵魂吗?你了解过他们的生活吗?今天,我们分享一段裸体模特的纪录片,我们一起走进他们的世界,致敬这个带给我们创作便利的职业!




1914年,辛亥革命刚刚过去3年的时候,由中国近代著名画家刘海粟先生创办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一次引入了人体写生课。自此,裸体模特作为一个职业出现在中国的土地上。一开始,只有男性模特,但即便如此刘海粟还是在当时被扣上了“艺术叛徒”的大帽子。这也难怪,近代著名女画家潘玉良先生为了画女性人体需要跑到澡堂子里去,还要遭受暴打。

       100多年过去了,如今的美院里,每天上午教具组都会行走着几件活生生的“教具”。他们就是当下中国美院的“人体模特”。他们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他们经历着什么?感知着什么?我们不妨点开下面这段视频:

看完这段视频,我相信每个人都会对这群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人体模特心存一份敬意。毕竟,你的作品里蕴含着他们的付出,你的艺术品中也有他们的辛劳。但是,我们并不愿意在此剖析人体模特对于艺术创作的贡献到底有多大,毕竟这其中饱含着太多太多的不可知。但有一点是可知的:当人体模特并不容易。而我们可以从沙老师亲身的经历中,读出些许他们的故事。



在完成这篇推送的过程中,沙老师告诉我:人体模特,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职业。人们需要通过美术的方式塑造他们的身体,于是他们就出现了。她/他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也就会有什么样的故事。

现实的状况中,其实模特行业在当下已经处于一种极不景气的状况。每天,不知道会有多少学美术的学生在考前找不到优质的模特。而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画室用画照片的方式代替真实的模特。而这其实是一种隔靴搔痒的学习方式。真实的模特远比照片给予视觉的冲击要大的多,对于造型专业而言,真实的写生格外重要。

        



在大学期间,沙老师在班级中就承担人体课选模特的工作。那个时候,如果选择不好模特,那么在接下来的人体课期间,学生将非常痛苦,可见模特对于教学的重要性。

而随着沙老师开始涉足考前教学,模特的重要性再次凸显:当下的主流考前教学是以画照片为主,所以在中央美院周边的这些模特公司也越来越不景气。我们可以经常发现,很多画室都在画那几张老面孔,几乎没有什么新人入行。可以说,我们眼前的老沙,见证了模特行业的兴衰演变。




而造成这一现实的原因不外乎就是一种对于考前教学的急功近利。画照片节约成本,方便,出效果快。但是其实对于造型专业而言,画照片只能作为教学的辅助手段,在有了大量写生积累之后,适当画照片可以。但是对于这些还没有开启大学美术学习的同学而言,画真实的模特显得尤为重要。或许,也正是这种急功近利的教学理念让越来越多的基本功不扎实的学生出现在大学校园里,同时,模特行业也日渐凋零,人体模特,优质的人体模特更是凤毛菱角。


就在前不久,小编自己亲身体验了一次做模特的经历。当时,沙老师要给学生做素描半身像的范画,需要一位年轻的男性半人体模特特。记得当时,沙老师就告诉我,其实像我这样的模特已经很少见了。活跃在业界的模特大多年纪很大,没有肌肉线条,且目光呆滞。

而在当模特的3个小时里,我也亲身体验的做模特的不易。3个小时,每隔1小时休息一次,每次60分钟,我没有动过。当时还是夏天,蚊子苍蝇不停地在身边打转,我是在同学们的帮助下才坚持完了3个小时的任务——他们不停地在我周围喷洒花露水我才勉强完成了这项艰巨的任务。于是才有了这幅优秀的作品:



在北京,在地方,如今还有上百家考前画室紧锣密鼓地继续着考前课程。但是又有多少家画室在认真的用模特给学生提供写生的素材呢?我们并没有去做真实的调查。但是,我们其实可以从未来中国出品的艺术家作品中读出些许答案。只是,到那时,当我们越来越难以看到强有力的塑造能力的时候,我们或许才意识到多年前我们忽视掉的一个群体——模特。正是这群人的缺失让我们的艺术世界可能走向被照相机侵占领地的尴尬。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