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模特被公婆认出闹离婚,告展方侵犯肖像权

从20年代中国人体艺术的第一次发育,人体艺术虽不似当年沸沸扬扬,只是在极狭窄的专业人员范围内产生影响,

人体模特与裸体艺术真正得以合法存在,那是在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改革开放,社会环境、中国人的观念产生了根本的变化,也带来了裸体艺术的大发展。

    

1988年,是中国裸体艺术发展最辉煌的一年。1988年年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油画人体艺术大展”。这是历史上第一个全部是人体作品的画展,观众达20余万人次,轰动了北京,震波延及全国,再次轰动国内外。

此次展览后最受关注的还是后来那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虽说社会已经进步到可以公开展出人体艺术,但是画中的模特在现实生活中还是会遭到异样的眼光。

在展览期间,一位模特在展厅中被观众认出,并遭恶言中伤,丈夫也因此与其闹离婚。还有模特怕开幕当晚的新闻中会出现自己的裸体形象特意拉丈夫出去看电影,免得尴尬,但最终还是被公婆认出来,产生家庭纠纷。为此该模特与主办方交涉,希望能够为他们违反保密承诺给予经济赔偿,但遭到拒绝。随后以侵犯肖像权为由采取了法律手段,这场官司一打就是近10年,1998年才调解了结。

相比1986年由于承受不了同乡的言论压力被逼疯的南京艺术学院模特陈素华,此时的模特已经不再是为反封建而抗争,为的是维护自己的利益。

 “与上世纪20年代的风波及上世纪60年代的事件相比,两者有很大区别。那时‘人体模特’只是一个导火线,引发知识阶层及官方的科学、进步思想与封建、保守思想的冲突,与模特本人无关。后者则由观念冲突进入到了经济冲突的层次。而且是模特自己站到了第一线,为维护自身的权益而斗争。人们的自我意识增强了,价值观改变了,法制意识出现了。这些都是社会进步的体现。”陈醉老师说。

美联社报道:“数以万计的中国人挤进中国第一流的美术馆,参加为研究裸体画而举办的北京首届画展开幕式。有些人摇摇头,简直不敢相信展现在他们面前的竟是裸体画,还有一些人以好色的眼光斜视一瞥。更多的人是细细观看,显然很欣赏。”

1988年12月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油画人体艺术大展”,这是中国艺术家所绘的人体首次在最高一级的美术殿堂公开亮相。或许正是因为是人体艺术,该展览前所未有地调动了普通人对艺术的兴趣,它打破了千百年来中国传统的“伦理道德”之囿。时任文化部副部长英若诚为画展剪彩,并在中央美术学院院长靳尚谊和策展人葛鹏仁的陪同下参观了展览。

展览之火爆创下了几项纪录:最高的入场票价;最高的票房收入;最多的画册销售。展览一开幕,等待参观的队伍就排出了1里地那么远,整个展期共有约25万人参观了展览,展览最后一天,许多观众恋恋不舍的滞留在中国美术馆门前。如此高涨的观展热情也引得国内外媒体竞相报道,一位外国记者记录他所看到的场面,“在一幅有着两个青年女子裸体的油画前,围拢了大约20个青年男子,他们的脸几乎由贴到了油画画面”。

在展出的18天里,每天美术馆售票处前都排着长长的队伍,但非常有秩序。原本1元钱的门票也在这个紧俏的时刻临时涨价,盖上了两元的红章,且每人限购两张。人体大展画册售书处设在美术馆院内西南角,依然拥挤了很多人,精装画册50元,简装40元,一套年历卡也要4.8元,虽然不便宜但销量很好。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参展的画家大部分是男性,绝大多数参展作品表现的是女性人体,而观展者多为男性。

层层叠叠的人围住一百三十多幅裸体油画,其中,绝大多数为女裸体画。人们簇拥着、议论着,像在观赏,又像在逛街。美术馆的大门外,热情的观众围住参展的画家,请他们签名留念。

    一个戴皮帽的中年男子从大厅中挤了出来,满脸泛红,自言自语吐出一句粗鲁的评价:“妈的,像进了女澡堂子。”

    一位腿脚不便的作家坐着轮椅来参观,美术馆破例用电梯把他升到二楼展厅。末了,他扔给人体画大展一句话:“今天净看了腿。”也不知道是看画上的腿,还是坐在轮椅上只能看到观众的腿。

    一个中年妇女愤愤不平地对她的同伴说:“你看那两个小子,恨不得把画上的人吃了。”

    画上的人,中央美院的模特也来参观画展。她们一度为自己的美而自豪,然而,当四周的观众以怀疑和鄙夷的目光在她们身上乱扫时,她们的幸福感顿时烟消云散。失落、郁愤变为满腔冤屈,不久后,演化为模特罢课风波和诉讼风波。

    令中国人轰动的事,外国人却必味索然。一位外国艺术家看了大展后说:“不可理解,这个展览为什么在中国引起轰动?中国人只不过在炫耀技法,大众也不过在欣赏画得像不像。而在西方,人体艺术已经有五百年的历史,艺术家们已在注意表现感受和思考——中国不可理解。”

《静物前的姑娘》是杨飞云年富力壮,新婚燕尔之时期,以青梅竹马的夫人为模特所创作的系列作品中的巅峰之作,也被当之无愧地选作了1988年划时代的“油画人体艺术大展”画册的封面。是次大展史家已有定论,但这幅最具焦点性的作品却随风而逝,再也没有现身。今天,这幅前市场时代的巨蹟渺然而至,历经了四分之一世纪的沉淀,象佳酿的陈酒一样,更加令人感到钩魂摄魄,回味久远。画面凝聚的感染力已达到结晶的浓度,朴实无华的形象,端庄典雅的气质更印证了先贤所谓的“健康之美方为大美”的美学准则。

《深深闺房》不是一幅单纯的人体画。虽然它用的材质是油彩和画布,但画面溢出婉约缠绵的伤感却是唐诗的情调。闺怨题材是唐代诗歌中的一支奇葩,王昌龄的千古绝唱:

  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

  忽见陌头扬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不正是此画的写照吗?李商隐的名句:

  为有云屏无限娇,凤城寒尽怕春宵,

  无端嫁得金龟婿,辜负香衾事早朝。

  似与此画更为贴切。唐诗已是千年久远的过去。社会的长足发展毋庸置疑,然而人性的进化却未见分毫。什么叫现实主义,“深深闺房”正是这样一幅入古出新的现实主义杰作。

喻红 女人体


杨飞云 窗前的日光


薛雁群 大地


徐彦洲 背影


李尤松 回眸


刘小东 学者


司子杰 前世今生图


韦蓉 旧椅子上的女人体


王沂东 阳光


陈皖山 清晨


朝戈 俯视

艾轩 夏日的午后


而在当今,裸体艺术依然只有商业的炒作

人体绘画摄影等艺术的展览越来越少

甚至连央视都把大卫雕塑的下体打上马赛克


裸体不只是裸露的身体,

还有对自由的向往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