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画人体模特

我终于迈进了大学的校门。

进入大学,才真正学到了正规的美术教育。老师一部分是原来第一教师学校的老师,又增添了一些鲁迅美术学院刚毕业的高才生,他们才二十多岁,比我们学生的年龄小,这种感觉很怪。

基础课还是画素描。这不同于第一教师学校了,能考上的谁都有一定的绘画基础,追求的是更高层次的东西。小霍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教我们素描课。他刚走上讲台,很紧张,纵有一肚子学问,倒不出来。而学生求知欲很强,又急于弄明白。我就是沉不住气的人,一个接一个的问题,问得小霍老师直冒汗。后来,小霍老师考回到鲁美,读雕塑系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做了教师,现在已经是著名雕塑家了。

冬天,上过解剖课之后,就开始画人体模特了。

教室里除了暖气,还安了一个铁炉子,烧得通红,我们全都脱得只剩下单衣了,还汗流浃背,因为模特是不穿衣服的。虽说社会开放了许多,但是社会上还没有专业做模特的,老师只好自己去找。

第一堂课,找来了一个农民工小伙儿和一个瘦老头。据说是一小时8元钱,这在当时每月三、四十元工资水平下,已是很高了,“重金之下,必有勇夫”。<br>年轻小伙虽然穿得破衣喽嗖,但脱光了衣服,浑身都是肌肉,很健美,真的感觉是另外一个人了。大多数人都围了过去,我没有地方,只好先画瘦老头。老人家有七八十岁了,一副皱褶的皮囊包着骨头,像干枯的老树一样。真是难为他老人家了,他磨磨蹭蹭地脱衣服,脱一件问老师一句:“还脱啊?”脱到最后一件裤头时,老师坚决地说:“全脱光!”老人边脱边叨咕:“哎,要不是缺钱花,哪能干这丢脸的勾当……。”我们心里很可怜他,很过意不去,就对他说:“老人家,没事,这是一种职业,不丢人。”虽这么说,中国人的传统观念还是根深蒂固的。

还有一次,女老师没来,男老师找来了一个农村妇女,由于没有事先“验身”,脱了衣服一看,大家都呆住了。原来她的乳房像两个干瘪的长面袋子,耷拉在胸前。老师赶快让她穿好衣服回去吧,她哭了,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我们都很体谅他们的不易,尊重他们的人格。要不是生活所迫,他们是不会选择做模特的。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给我印象很深刻。她身材很好,微微松懈的肌肉能显出骨骼的形态,比起那浑圆的形体,结构感很强,对于初学者来说,是非常愿意画这种模特的。她很少说话,休息时间,她向我们讲述了她的故事。她是农村人,嫁给了一个工人,由于她没有工作,经常挨骂挨打,很受气。找到这个职业,绝不敢告诉丈夫,就说是去给人家打扫卫生了。我们很同情她,安慰她,我每天把中午饭分给她吃。

第二年,就有了专业做模特的年轻人了,她们是主动愿意做这行的,我们也没有思想负担了。有一次,一个从北京来的才十几岁的小姑娘和我们老师纠缠,非要做模特。老师“验”了一下她,对我们悄悄地说:“啥也没有啊!”意思就是还没发育成熟呢。但她死活不走。

专业模特就是不一样,满不在乎地走上台,不用老师指导,自己就会摆各种姿势。有一堂课,快下课时,模特有点坐不住了。有个男同学没画完,就央求模特说:“小妹啊,别乱动,再坚持5分钟,哈?”不料,她却大方地说:“没问题,大哥,如果你晚上让我到你家去加班,只要给钱,别说5分钟,做一宿都行啊!”这番话羞红了男生的脸,让我们这些学生都目瞪口呆。

模特的思想变化反映出社会开放的速度太快了!这才是1984年。

两个冬季的人体素描和人体油画的训练,使我们对人体结构的把握烂熟于心,给我们画人物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无论将来从事专业绘画还是其他设计行业,都会做到得心应手的。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