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你的人体模特

今日北京大霾,兰州大雪,两个“我”的城市都经历着“大”的物化过程,“大”这个单字总是很奇妙。



我的自身能力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化,“能力”总是被赋予太多不纯粹的外视线解释,我的自身能力可以是吃火锅能力,睡眠能力,大便通畅能力吧啦什么的,六个月以前的我的火锅能力还能维持在三盘嫩牛一盘太阳卷一盘虾滑半份黄喉和鸭血,外加两桶豆奶的基本水准之上。现在的我退化到一盘嫩牛和一盘虾滑,甚至还需要一杯铁观音排毒。更可气的是人到中年的我并没有因为能力减少而停止福气加持,且有到175斤的趋势。




与其他能力相比,明显退化的还有交流能力,交流这种能力更接近于肛门的功能,不仅仅是因为它能够吸收已分化物质,排出未分化物质,而且也因为有了它,关系场就像括约肌一样可以随意扩展和收缩。所以我的交流能力的退化是对自我肛门的一种保护和没有爱做的借口。交流的过度相当于括约肌的崩溃,为了紧致而选择不开张。



我的姐妹小黄,因为没有爱情而每天换5次头像,越换越可爱,越欢越美丽,她天真的把头像当男人,该换就换,随心所欲,这当然也是职场都市丽人小黄一种理智能力的退化以及极度缺爱的表现。



现在的生活状态太差,没有什么是一定要,也没有什么是一定不要。没有喜欢的人,喜欢我的人也都不喜欢我了,嗨呀,可你真傻呀,我说我不喜欢你要跟你分手,你转身就走连15块钱的水煮肉片都没有请客的行为太不体面。当代男女大学生的爱情就是这样脆弱,好感度时长都赶不上一场别开生面的30分钟野炮。可是那又怎样,我想和其他人一样说爱你可是我不说,说爱你太俗,我怕会唐突你,我跟其他人不一样,我可是想睡你的人呢

世人都晓你好,你越敲木鱼,我就越想犯戒。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