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人体艺术、中国国画、日本美人绘之比较

面对人体艺术,中国画家说这是艺术,西方画家承认这是好色,日本画家大喊:我就是画春画的!不同的风格,不同的人生态度!


三美神,拉斐尔,1504—05年

美惠三女神是希腊神话中象征美丽、温雅、欢喜的三个女神。她们是宙斯和欧律诺墨的女儿,给人们带来美丽与幸福。她们的名字分别是欧佛洛绪涅、塔利亚、阿格莱亚。

    此画较能代表拉斐尔的早期风格,人体组合的疏密空间极为讲究,构图集中而均衡。裸体姿态略显庄重,已显示出拉斐尔抛弃了中世纪的宗教气氛。

    美惠三女神是古希腊、罗马雕刻中最常见的题材之一。文艺复兴以来,许多画家和雕刻家都曾仿照古代的构图创造过美惠三女神的形象,而拉斐尔的这一幅是最出色的。


2010年11月份,法国卢浮宫在互联网上发出了一个公募呼吁,希望公众能自发筹钱去购买老卢卡斯·克拉纳赫1531年的杰作《三美神(The Three Graces)》。这一呼吁自从11月13日发出后,公众开始踊跃募捐,12月17日,卢浮宫宣布,他们已经筹集到了100万欧元,提前实现了募捐的目标。据了解,共有5000位法国公众参与了这次募捐,捐款金额从1欧元到4000欧元不等。今年的3月2日到4月4日,卢浮宫将为这件作品专门举办一个展览,参与这次募捐的5000人的名字都将出现在卢浮宫的展览现场。

    这件珍品自从1932年以来都属于一个家族,本来这件作品要参与拍卖,但法国的法律规定,艺术珍品在进入拍场之前要先给博物馆一个机会,如果能凑到足够的钱,这件作品就属于博物馆。这件作品的售价是400万欧元,卢浮宫之前已经募集到了300万欧元,剩下的100万欧元就是从互联网上筹到的。


命运女神与乞丐 


    画面充满了古典主义的魅力,裸体的命运女神婀娜多姿,向衰老的乞丐倾撒着金钱,老乞丐正在用袋子接着。远处是文艺复兴式的背景,较强的透视增加了空间感。这幅作于19世纪上半叶的作品,体现了画家对贫苦人民命运的同情与关注,反映了画家的艺术观与人生理想。


《泉》,安格尔(法国),1856年

《泉》中少女的姿态则完全没有一种呆滞与刻板。画面上,少女优美曲线产生的节奏、韵律,背景中的绿色枝叶以及高高举起的陶罐中一汪清泉缓缓泻下,都增加了画面青春的活力,打破了单调的宁静。少女肌肤、泉水、陶罐、绿枝等视觉元素之间和谐统一,构成一个充满艺术之美的想象空间。


《森林之神与仙女们》,阿道夫·威廉·布格罗(法国),1873年

在森林幽暗的背景前,女裸体被画家以唯美的形式给予完美展示,特别是近景处的那位裸体女郎,背部丰腴柔美,线条流畅,匀称和谐,堪称无可挑剔,炉火纯青。这是一幅弥漫着音乐与诗情的作品,是"回到自然"的浪漫主义杰作。


 春宫画是中国古代性文化的一朵奇葩,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唐寅就是这方面的顶尖级的代表人物。

    现代人多以古代春宫画为黄色淫秽,其实这是不对的。古代春宫画不仅有欣赏功能、教育功能、医疗功能,还有研究功能,具有很大的文化价值。

    "唐伯虎点秋香"虽属虚构,但是他迷恋女色,经常沉湎于温柔乡中则是事实。中国古代的人体艺术是不发达的,因为中国古人忌讳裸体,艺术家不用裸体模特儿,所以中国古代出不了欧洲米开朗琪罗这样的大师。

    而有人说,唐寅作春宫画,常以他所眷恋的妓女、情妇为裸体模特儿,所以才画得那么传神,那么惟妙惟肖。唐寅所绘的女性常显得壮健丰腴、圆脸、妖冶,使人联想到唐代美女的形象。

    唐寅所绘的女性有个特点是"三白",即前额一点白,鼻尖一点白,下颌一点白,这往往是后人鉴别真假唐寅画的一个标准。


春宫图发展到了明朝,有了很大的而变化,春宫图不因是性事的描写就下流低俗,抛开它的性爱题材,单从美学的角度欣赏明朝春宫图,还是会被绘画本身的精美吸引。明朝春宫图构图别致,情景设置巧妙,用色讲究,线条流畅飘逸,形态灵动唯美。堪称是文人绘画的精品。晚明社会春宫画册非常流行,品种风格各异,而以五色套印的木版春宫画册最为精美。这类画册装裱非常讲究,以二十四幅的册页居多,画面之外皆配以色情诗词。

  中国最早的春宫画可以追溯到先秦墓葬,汉砖也有着大量表现。可是春宫画的广泛流行却在明代,它也是在严重酷的性禁锢与性压迫的条件下发生逆变的一种产物。这些春宫画,不仅在内宫、官僚豪绅之家流行,而且在民间坊肆中也十分流行,这是明代的春宫画与前朝不一样的地方。明代的春宫图多了一份文人气质,唯美,娟秀,灵动,即使是大尺度的性爱动作,画面的气氛也画家的精巧构思而有一种文人的含蓄的美。




春宫图在日本叫美人绘,是为浮世绘的一类。

美人绘中的美人如浮世绘的画师,风流狷介,浮沉俗世间:浪。

 

江户年间,落拓画师,做浮世绘,取悦世人,混口饭吃。

 

古今中外,20世纪前大抵如此:女模特,大多出身不太好。19世纪法国画家们的模特,若非画家的情人,就是妓女、情妇、舞者或马戏团成员;浮世绘的美人,多是艺妓甚或舞妓。

 


锦绘的大宗师铃木春信,善于让姑娘摆造型,他笔下的女子,优雅轻快,造型时髦,饱含诗意,但过于理想美,颇为别扭。

 

铃木春信的审美,代表明和年间,大约1765年前后的审美:脖子修长,樱桃小口,溜肩细腿,风摆杨柳,纤弱之极。


二十年后风格又变。鸟居清长的美人形象:嘴角上扬,眉目清朗,而且手长脚长,十头身——高得离谱。

鸟居清长的画,尺幅格外夸张:美人如果立着,那是十头身;美人躺下来男欢女爱,尺幅也宽。寻常枕席,真不够她们折腾的。


鸟居清长同代的鸟文斋荣之,到晚年走火入魔:鸟居清长不是十头身么?我来个十二头身!——高挑优雅,到此就算是极限了。当然,十二头身的姑娘,跟男人欢爱起来也是费尽周章,弯腿曲腰,才配得好这个体位啊!


终于有人觉得:够了!够了!!不要再高了!!女人要高有什么用?

1791年,38岁的喜多川歌麿,决定转型:他开始画美人大头绘。美人的身段?不要紧;让美人的脸蛋铺满全画吧!喜多川歌麿做春画肌体温润丰满,女子眼尾修长,下唇凸厚。大概从这时候开始,美人绘不再走优雅秀美路线,而走性感路线了。


1790年,溪斋英泉生在江户,最后一位美人绘大宗师出现了。情欲就是下等的。溪斋英泉如是说。

他不爱描述上等的、窈窕的、温润的风雅感情,专喜欢画这样平凡但妖艳倔强的女人,以及她们直白到主动的性爱。他笔下的色情场面,女性矮小,只有六头身,长着猫背,几乎无腰身,腿短,臀平,胸小。但是:眼睛细长,下唇厚润,下巴尖削。每个女人的眼睛,都是细长带弯,细看带一点阴森。

一种奇妙的挑逗感与倔强。那是江户后半叶的审美。

美人们也从17世纪中期的温润到了18世纪中期的秀雅再到19世纪中叶的现实,欲望日益明白,人越来越能直面自己的感情。

当他人为他的名胜画之秀雅震惊时,溪斋英泉用粗人的语调答道:

俺就是画春画的!直截了当的承认,没有任何的遮掩。这是他,江户浮世绘末代大师们的告白。此时离明治维新,还有不到二十年,近代的曙光即将到来。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