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斌水墨人体艺术的艺术观

有关水墨画的定义是这样写的:“由水和墨经过调配水和墨的浓度所画出的画,是绘画的一种形式,更多时候,水墨画被视为中国传统绘画,也就是国画的代表。也称国画,中国画。”然而,对于李学斌的水墨人体,似乎难以用既定的概念来概括其艺术特征。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十五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三三


一般而言,水墨画追求的是水与墨在纸面上的那种随性的挥洒,往往使得水墨渲染达到一种恣纵的笔墨意韵,所谓“墨韵”。但李学斌的水墨,却非常注意控制物象的外轮廓,其水墨人体所呈现出的对形的控制,凸显出了他的“形体意识”。这种意识来源于李学斌的学院背景。但是,有意义的是,他将这种“形体意识”融汇于中国水墨的意趣之中。从其笔意中可以看出,当运笔到人体结构的转折之处,此刻,水墨的流动几乎停止了渗润,其“留白”之处,恰好到达轮廓的边缘,似乎是一股光线透过物体的缝隙穿透过来,形成了一种逆光转折的视觉效果。也恰到好处地表现出物体明暗交界线之结构关系。人体形象也在水墨的流渗中构成了富有抽象意味的意象。

人体艺术,源于西方。是西方所关注和表现的题材,其表现方式大多是以写实性雕塑或绘画为主。民国之初,这一艺术方式也逐渐为中国艺术家所接受。几经波折,发展到今天已呈现出多元的状态。在当代中国形态各异的人体艺术中,呈现出以写实性油画、雕塑以及中国画之工笔、写意等多种表现方式。

李学斌的水墨人体视角独特,方法独具。蕴含着他对人体解剖结构、水墨性质的谙熟。我们可以从其视觉形式中体会到,在笔墨的渲染过程中,李学斌于人体肌肉结构之变化处,墨色轻滞,量感顿显;墨色轻润,光影暗潜;墨色稍停,意趣自然;墨色对撞,形体梦幻。这种将水墨的墨韵潜伏于结构中的“水墨人体”,形式虽自然随性,但却处处留心,笔笔在意;造型虽幻化多变,但却控制得体,收放有度。因之,呈现出一种诗性般的悠远。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二一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二二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三五


李学斌-《水墨人体系列》一



若从技术层面来看,李学斌这种富有意味的视觉方式,取决于对水与墨之间比例和水分大小的把握;取决于对笔的运行速度的控制;更取决于对水分运行时间的预设。但如果从其艺术观的角度而言,则取决于李学斌的艺术态度。他认为:“中西艺术虽然是两个不同的体系,其关注的题材、表现方式虽然不同,但艺术要表达艺术家的情感却是一致的。”

李学斌曾留学于世界著名的美术学院——俄罗斯列宾美院。是一位受过系统、严格造型艺术训练的雕塑家,长期从事雕塑创作与教学工作。他不仅把西方造型艺术的严谨态度用于艺术创作,同时也在思索如何将之与中国的艺术方式与文化观融汇一体。这种避其用,取其思的艺术态度,使得他的雕塑艺术等充满一种文化韵致。而其水墨人体,是他“业余”时间,用以思考中西表现方式与当代艺术认识的一种尝试和思考。

对于当代艺术的探索可以是多种多样的,但李学斌却偏偏选择了“水墨”。他之所以能够以中国的水墨方式,来表现人体,还得从他的人体素描谈起。我们常常将人体写生当作一种技术训练,这是对人体艺术的浅层认识,对此,李学斌认为:“人体素描写生不仅仅是一种理解解剖结构、掌握造型能力的必要手段,同时还是一种对艺术修养的培养。优秀的人体素描,本身就是一件艺术作品。”也就是说,我们应当将人体写生的过程,视作训练造型能力和培养艺术修养的过程,而不仅仅当作训练造型能力的手段,这一点在李学斌的人体素描有充分的体现。他的人体素描,有的强调线面结合的那种轻松,有的注重体面关系的那种严谨;有的则以概括的手法,着力表现人体的体量感和空间深度。李学斌的人体素描,带有一定主观性的取舍,但他的主观取舍是建立在对于物象的理解之基础上,因此,他回避了面面俱到的机械拷贝,以一种主观能动性的艺术视角,刻画出不同光线下、不同背景中人体所呈现出的视觉形态和审美意味。可以说,人体艺术成为他表达艺术情感的一种方式。这绝非是仅仅把解剖画准的技术训练,而是可以独立成科的一门艺术。

据此,我们找到了李学斌水墨人体的学术支撑点,找到了他由西方学统认知物象的方法,潜移默化在东方美学意韵中的路径。因此,其水墨所呈现出的艺术形态,则显现出一去客观反映论式的再现模式,表达出的是自我感知和对艺术观点的思考。由此,也引发出有我们对有关中西艺术观、当代艺术问题等方面的思考。笔者曾在一篇文论中指出:当下艺术创作中的思维误区大致有这样几点倾向——把哲学当艺术,把写实当技术,把传统当保守,把西方当标准。当代艺术过多地使自己的艺术情感转移到哲学问题上、转移到观念中,做起了哲学家的事。这虽然是当代艺术的一种意识,但实际上是有问题的。美国的露西﹒利帕德在《六年》一书中指出:“我称之为观念的艺术正处在最严格和激进的极端之中,因为它们是基于对艺术本质的探究。因此,这不仅仅是构建艺术论点的活动,还是对‘艺术’这个概念所有方面的所有含义的一种锻炼和思考。”从这段话中,可以看出观念艺术要有很高的眼界和洞察艺术本质的能力。同时也说明在艺术上反传统和利用传统都存在着一定困难。所以,若想把中西文化运用到当代,变化成具有当代性的中国文化,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此,我们应该讨论的是怎样深入了解西方艺术的历史性选择和东方艺术的精神实质,运用相适应的材料、样式、手法将新的艺术观介入其间,形成创新。对外来文化只取其“用”,而避其“思”;对传统文化只看“表”而忽略其“本”,这种做法是难以建立起自己的方法论的。

因之,当我们以这种态度再度审视李学斌的人体水墨时,就会领悟到他的这种“文墨之气”是对问题思索的结果。这种文墨之气始终贯穿在他的素描、水墨、雕塑和公共艺术之中。这些艺术方式,构成了李学斌的一种学理和系统。这是一个将东西方艺术观和表现手法潜移之间默化而成的价值取向,是对艺术形象的把握与理性思考的统一,是情感体验与逻辑认知的统一。

对艺术方式的突破,往往是形式突破,这是遵循与逆反之间相互对撞的结果,也是艺术家审美活动与意识形态之间关系的反映。李学斌的水墨人体有一种特殊的视觉切点,呈现出既有浓郁中国文化情结,且又带有光影塑造的“后水墨人体”之意味。表现出自我意志与客观事物之间碰撞所产生的情感体验。这是艺术家理念的感性显现,是值得总结和思考的一种艺术经验。






作品欣赏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十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二三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二四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二五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二六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二七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二八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二九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三十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三一



李学斌-《浮生物语系列》三二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