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算不算人体艺术?

裸体”是不是就等于“色情”?这是行为艺术在国内最受争议的部分,也曾有众多从事此类艺术创作的艺术家因“裸体”而涉“色情”被警察带走。策展人 张海涛曾在谈到行为艺术“裸不裸”时介绍称,“行为艺术‘裸不裸’是一种语言问题,用裸体更多的是身体的体验借此表达一种态度和观念,艺术家作品表达需要 使用这个语言,而不是为了裸而裸,为了哗众取宠而哗众取宠。在实施中只要不以色情为目的也构不成情色的罪名。至于作品的质量需要根据每个艺术家的理解能力 和作品价值来判断。”



只要不以色情为目的就不构成情色的罪名。这似乎是对“裸体”与“色情”之于行为艺术的最好解释,但如何判别行为过程当中的“裸体”不具备“色情”的成分?这似乎依旧是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



在“中国行为艺术30年研讨会”上,殷双喜曾发表如下看法:“我觉得这个脱一定要有来自何处,裸有什么形式,裸的意义在于什么,如何去用这个裸,这真的是有一种品位的和品格的高下之分。”



对于公众印象中行为艺术总是以裸体呈现方式与观众交流的这件事,从2014年出版的《中国行为艺术》中由北京大学中国现代艺术档案编纂的《中国行为 艺术事记初编(1985-2014)》一资料中一一对应查找公众的印象从何而来?但结果是在这份记录了从1985年以来在中国发生有关行为艺术近540条 事记中发现,明确记录以裸体为呈现方式进行行为艺术现场创作的作品不足40件,这样的数据远没有预想中的多。



资料中记录:2000年前,以裸体方式呈现的行为艺术有15个,主要集中在90年代,其主要代表为马六明的《芬·马六明》系列。由于90年代中后期 中国行为艺术多以“暴力”倾向为呈现方式的行为艺术现状,在2001年文化部发出了一则要求各地坚决制止以“艺术”为名义的表演或展示血腥、残暴、淫秽场 面的不良现象的《通知》。导致2001-2007年之间,有关部门“打击行为艺术”就是打击“黄赌毒”一样。这期间的行为艺术产量也是相对减少,以裸体呈 现的行为艺术记录在资料中的也仅2006年5月蔡卫东、黑月、张海涛等人重新体验创作的《仿·为无名山增高一米》。但在在2008年至2010年期间,多 位艺术家不约而同的又再次以裸露身体的方式进行行为艺术创作,其中有惹人非议的《女体书法》,也有引起艺术圈强烈热议的何云昌的《一米民主》。另外在 2011至2014年期间,也有4例。从资料中获取的信息显示,在不足十分之一的占比中,以裸露身体的方式进行行为艺术创作并不算多。



皮道坚就90年代的行为艺术在神农架的研讨会上发表过看法谈到:“90年代涌现出来的行为艺术家往往采取一种直接凸显的形式,而且这种凸显形式怎么 能够生效,怎么能够吸引眼球,就怎么做,这个恐怕是和80年代很不同的一个现象。认为中国的行为艺术在公众那里的形象90年代就是这一波艺术创作在中国为 行为艺术命名,造成了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好像行为艺术就是惊世骇俗,好像行为艺术就是极端个人主义的行为的抒发。”



艺评家贾方舟曾在研讨会上为行为艺术“正名”,认为行为艺术是在遵守学术伦理的前提下对人的精神自由的向往,因为自由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绝对的, 其有限性在每一个人的自由只能以他人的自由为界,因此行为艺术的行为只能是自我伤害,而不能是伤害他人,任何伤害他人的行为绝不是行为艺术,艺术当然存在 突破伦理道德的可能性,最终的伦理边界则是对于人的尊重,对于生命,对于他人的尊重,这是一条绝对的铁的原则。



除了尊重,贾方舟还认为行为艺术主要是以身体为媒介,通过行为过程实现艺术家艺术意图和观念诉求,任何艺术意图以外的行为不以观念诉求为指向的行为,以及以明确的政治诉求,社会诉求为目的的行为,都不能算行为艺术。



关注并从事多年女性艺术研究的佟玉洁认为:目前女性艺术家利用身体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呈现出两大特征就是身体的社会性叙事和自传性叙事。佟玉洁表示 从中国女艺术家的行为艺术的案例中可以看出,“作为假想对象的身体在与历史或者现实的场景发生关系时,构成了身体的空间性、整体性和意向性,制造了不同身 体维度的文化质疑性与批判性,最终在形成的身体权力的微观政治中,成为挑战社会宏观政治的一个重要的力量”。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