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野外人体摄影

野外人体摄影活动一般选择在夏天,地点大都选在人迹罕见的野外。拍摄者参加活动前后究竟抱着怎样心理?对家人是隐瞒还是坦然告知?拍摄的作品究竟怎样处理?一些拍摄者在要求匿名报道前提下,透露了其中的细节。


c9.jpg



模特不紧张拍摄者紧张



夏天,市人像摄影学会与香港《人体摄影》杂志社联合举办第3届人体摄影创作活动,拍摄点位于永嘉楠溪江某景点。接到学会通知后,李君征得老婆的勉强同意,最终交了390元报名参加活动。



进入摄影点,大家纷纷抢占有利位置架好相机,等待模特出场。按照双方签署的协议规定,拍摄者与模特之间的拍摄距离要保持两米以上,并且由模特自由摆姿势,拍摄者不能干涉。



模特终于出现了。在李君的想象中,模特出场时一定羞羞答答,身披一块浴巾什么的。但出乎意料的是,女模特居然一丝不挂地迈着步伐,往拍摄点上一站,熟练地摆出了第一个姿势。



第一次面对这种场面,李君感到心跳有点加快。“开头几分钟,心情难以平静下来。”他说,只要是还食人间烟火的男子,稍不留神就会想入非非,不过环顾四周一片静悄悄,现场显得出奇的平静。



李君涉足摄影已有10多年时间,但拍人体还是第一回。面对眼前肌肤洁白的模特,向来抓拍眼疾手快的他,竟然一时不知所措,起初甚至不敢正眼看模特。



“接下来就像拍舞台上的表演者一样了。”他说,观众在欣赏戏剧、舞蹈等文艺演出节目时,重点在于欣赏演员风采及演出内容。而他在拍摄过程中,关注的是如何抓拍、表现演员的优美神态和动作,对演出内容基本没什么印象。人体摄影过程大致上也是如此。



模特大大方方,面对镜头从容摆出各种姿势任人拍照,大约每隔几分钟改变一个姿势,其间形体动作动静结合,看得出来是训练有素。经过短暂的心理调适后,李君放下思想包袱,很快就将相机从不同角度对准模特。



拍不好容易拍出不雅照



“我喜欢摄影已经有五六年了,拍了很多的风景和人物照片,很想尝试拍摄一些新鲜的东西。”王君说,这是他向市人像摄影学会报名参加人体摄影的主要原因。



40多岁的王君瞒着老婆,参加过学会组织的一次人体摄影活动。他说,当时拍摄者大部分是中老年人。活动结束时,他不太愿意参加全体拍摄者合影留念,担心迟早会被老婆发现,但最后还是碍于面子,躲在人群后面拍照。不过,后来他拿到合影时,发觉有些人并没有参加集体拍照。



在40多人集体拍摄环境下,面对一名全裸模特,要在极短时间内处理好用光、构图等一系列问题,做到忙而不乱,这对摄影者的审美观以及摄影经验是一次严峻考验。王君知道,将人体拍成肉体的摄影作品是拿不出手的。



在拍摄过程中,王君多少有点拘束。但他发现模特很大方,中途休息时谈笑风生,甚至俯身捡小石头打水漂。转换拍摄地点时,模特依然一丝不挂,他不敢与其并排行走,担心被人无意中摄入镜头,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据说,有人曾经就这样被拍照,成为摄影圈里的一个谈资。



这次活动让王君过足了快门瘾,真正体验了一回人体摄影的紧张氛围。至于拍摄时有没有产生邪念,他说,当初确实有过疑惑,但身临其境,模特当众在太阳底下褪去衣服,融入天地自然环境,给人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即使平时再有邪念,在那样的环境气氛里也都没有了。所谓艺术净化心灵,说得一点儿也没不错。



不过,王君认为这种照片比较难拍,拍不好或思想没端正,容易拍出不雅照。再说,拍好了也不能给家人看,偷偷摸摸的,感觉没什么意思,还是不去好。后来,他就一直没有参加类似的人体摄影活动。



人体摄影者如是说



艺术与色情往往只有一步之遥。对于一些人体摄影爱好者来说,不见得所有人的思想都像王君那样较为干净,尤其是近年来我市出现的一些人体模特群拍、私拍爱好者。



温州人像摄影学会主席、国家特一级摄影技师林其勉说,业余摄影爱好者首次参加人体摄影,往往不知道怎么去拍。因此每次组织拍摄活动前,都要对拍摄者进行一次辅导, 这是组织人体摄影创作活动的一个原则。



一些摄影师认为,只有出于一种健康的心态,才有可能拍出让人们接受的艺术作品。改革开放前,对人体摄影采取封杀固然是一种观念封闭的悲哀,如今把人体摄影当作一种时髦,成群结伙地拿着相机围着一个女裸凑热闹,恐怕也是一种悲哀。



这些群拍、私拍者大都不愿意接受采访,拍摄作品仅限于内部交流。我市知名牙医邵平老人,退休以来坚持从事人体摄影,并出版了一本人体摄影作品集,这在有些人看来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从事人体摄影作品创作很正常,当年毛主席就对人体画作出鼓励与支持的批示,不能因为封建余毒而中断。”他说,自己参加人体摄影活动,都是由相关摄影学会举办,夫妻共同参加,子女都是有较高文化素养的人,对此都表示理解。他表示,人体摄影不能搞“地下创作”,自己这些年的努力,就是希望人体摄影公开化、阳光化,做到艺术创作上的透明。



在林其勉看来,人体摄影作品有雅俗之分。所谓俗,就是拍人体就是拍人体;所谓雅,就是艺术地再现人体美,但两者有时候很难区分。当然,人体摄影作品的欣赏者,其审美情趣也有高低之分。低俗的人,在高雅之作面前,也会产生邪念。因此,对人体摄影作品的创作与欣赏,有赖于作者和观众有较高层次的文化教养和艺术修养,真正从审美的尺度认识人体,还需付出很大的努力。



人体摄影并非一脱就美



有人说,人体摄影,说白了就是脱光了让人看裸体。这句话虽然有些以偏概全,但也反映出人们对目前我市人体摄影现象颇有微词。



在一些刑事案件中,有人因偷看女人洗澡被绳之以法。据悉,对于人体摄影群拍、私拍现象,我国在立法层面并无具体细化的规定。



有律师说,如果私拍限定在两个人之间,没有其他行为,就不构成犯罪。至于群拍,如果是为了满足感观刺激而集体表演,组织者可能涉嫌“组织淫秽表演罪”。



清华大学美术系教授韩子善是国内人体摄影艺术的泰斗人物。他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曾指出,真正的人体摄影是以艺术为宗旨创造艺术作品,旨在表现光影下生命美感,创作过程需要一定的理念和观念,而不是刻意拍模特的隐私取乐。正规活动一般会签协议,少数群拍、私拍活动往往在打艺术的擦边球,它追求的不是艺术,而是感官刺激。



许多人都知道,在古希腊的运动会上,运动员都是裸身出场,自信地亮出自己健康的身躯和体魄。十八世纪的西方文艺复兴,也是从裸体美的展示开始的。人体摄影在西方成为艺术有着上百年历史,但在我国长期存在争议。



在反对者看来,人体摄影有伤风化,是一种带着艺术名义的色情活动。在支持者看来,人体摄影是一种高雅艺术,现代社会应该予以包容。



如何看待人体摄影现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不管怎么说,任何新鲜事物都有一个适应过程,人体摄影并非一“脱”就美。有人把中国的哲学概括为“度”的哲学,倘若人体摄影真正是一门艺术,同样应该把握一个“度”的问题。当然,这还需要走相当长的一段路。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