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做人体模特,裸露的青春和脆弱的爱情

其实,每个人都有过“赤裸”的青春,或身体,或精神,并无差别。这,就是人生,经历过,并继续前行。 


这是于2018年进行的一次采访,采访对象,是一位曾兼职从事过人体模特这一职业的银川女孩。那时,她已经在父母的支持下在银川某商城开了一家店铺,开始了新的生活。如今,我们已和她失联,并不清楚她的近况如何,希望她一切顺意。


 

讲述人:韩雪(化名)

性别:女

年龄:25岁

职业:人体模特(兼职)

采访地点:受访人家中

 

穷怕了,做裸模挣点钱

知道我干过这行的人,都问过我同样的问题: “你怎么会想到做这个?”我给他们的答案很一致: “新鲜,想试试!”可真正的原因只有自己最清楚。

 

2012 年,是我大学的最后一年,我带着对未来的憧憬,毅然放弃了在武汉一家制药企业工作的机会,收拾了简单的行囊,奔赴西安。那时的自己,一根筋,可以为了爱情奋不顾身。在西安上大学的男朋友不愿回银川,想在西安闯荡一段时间。我理解他当时内心的劲头,我们从高中相识,大学恋爱,将近四年的异地恋,紧紧追随,是我爱他的唯一方式。

 

我们租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小窝,开始一起去招聘会,一起拿着同城广告到处跑。一个多月过去了,毫无收获。他心气儿很高,想找一份有面儿的工作,但对于一个刚步入社会的大学生来说,难极了。直到有一天,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我的一个初中同学从微信中得知我去了西安发展,于是我俩相约聚聚。第一面她就让我很惊艳,看上去应该是整了容,不过好美。

 

“我现在是专职模特,工作需要。”对自己的改变,她打趣道。后来她成了我在西安唯一的朋友,在我连着两个月没有收入、只能靠爸妈的生活费度日的时候,她伸出了援手: “你身材不错,脸蛋也可以,虽然身高差点儿,不过能做平面,不行我给你介绍一下,至少先赚点钱度过这个坎儿。”她很直接。我当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可能真的是穷怕了。

 

起初我只是帮一些淘宝店主拍试衣图片,一周后,朋友打电话求我帮个忙。 “有个活,能见现钱,就是姑娘肯定会害羞,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我一听吓了一跳,以为是要让我去做“特殊行业”,于是警惕地问了一句: “什么活?” “人体模特,就是坐那不动,让美院的学生画你。”我一下子放松了不少, “让我考虑考虑吧!”

 


4小时一动不动,换来100元

晚上,看着酣睡在身旁的男友,闻着他辛苦一天留下来的汗臭味儿,我当即给朋友发了个短信: “你今天说的那活儿,开始了通知我。”第二天,我便收到了朋友的回复: “明天早上七点半,西安美院正门见。”那天早晨我五点就醒了,跟男朋友说去面试,化了淡妆出门。

 

和朋友见面后她把我带到一间不大的画室,学生已经到了不少,有调颜料的,有聊天的,还有吃早点的。朋友拍拍我的肩说会陪我,这让我踏实不少。课程老师随后进了画室,和朋友打过招呼后将头转向我: “第一次吧?没事,先不用全脱光,等慢慢适应了再说。”

 

听到脱光这两个字,我的脸一下子烧得不行。虽然对于自己接下来要做的工作我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有不少障碍要越过。上课铃响了,朋友很熟练地脱掉衣服,斜坐在椅子上。我当时就懵了,手足无措,不知该做些什么。朋友教我背对学生,把上衣脱至腰间,头侧过去坐定,这样可以不那么尴尬。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也不再那么紧张,因为学生们早已司空见惯,坐在前排的男生还拿着画笔指示我,叫我不要乱动。将近4个小时,一动不动,对我来说又是一大挑战。不到一半的时间,腿也麻了,脖子也僵了。不过,当一张红板到手后,那些痛苦就都烟消云散了。

 

那天,我去超市买了肉,我们很久没有吃肉了。之后,我每周去两次,不耽误找工作和拍淘宝图片,可是生活上的改变让男友起了疑心。我觉得应该坦诚,于是告诉男友我在做人体模特的事。他没有对我大发雷霆,但也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拥我入怀,安慰我受苦了。他对我越来越冷漠,也许是他过不去女朋友是裸模的这道坎儿。三个月后他找到工作,通知下来那天我提出了分手,他没有挽留。我回到银川,想收拾心情重新开始。

 


想不到,回银川又重操旧业

我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妈妈快退休了,爸爸还得熬6年。因此,回到银川后我只字未提在西安发生的一切。我能回来他们很高兴,我也高兴,因为不用再为一块儿牛肉奔波,想到这,鼻子会酸。

 

在银川,工作也并不好找,我在网上投简历时看到,银川几家传媒公司在招聘模特, “不行只能先干老本行,过渡一下。”我这样安慰自己。由于之前的经验,面试非常顺利,但我并没有提及人体模特那段。

 

车展、路演、迎宾、剪彩,每个节假日都是我最忙的时候。在银川,我又认识了不少同行朋友,他们很讲义气,有什么活动都会互相介绍。我怎么也没想到,在银川也能重回画室。这依然是一个肖像模特介绍的工作,银川的大学不会找模特公司,多半是经过“老手”的介绍,时间长了,这些“老手”也就成了“新手”的经纪人。

 

北方民族大学课程的安排与西安美院不同,专业课程比较集中。一般来讲,一幅人体素描要一个星期才能画好。整个一周,我都要摆出同一个姿势,侧卧在软垫上,右手枕头,左手前

放,右腿自然弯曲。这个姿势是最常见的,我晚上睡觉也不由自主摆出这个姿势,看来是患了职业病。

 

西安的学生会主动和我交流,而在银川,年龄相仿的我似乎很难融入到那些学生们当中。一次下课后,一个大四的女孩跟我说,毕业找不到工作怎么办?干脆先找个男朋友结婚算了!我们就这个问题聊了很久,那是我回银川半年来,比较开心的一次。



 

做这行,是我人生最大的秘密

2013 年 8月,我爸妈用我的嫁妆钱给我在银川某商城盘了一个铺面,说服他们让一个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做服装生意可以说经历了“艰难险阻”,但二老疼丫头,还是没拗过我。我现在有了自己的小店,日子过得还算不错。车模偶尔会去,但人体模特基本不接了,挣得太少,又浪费时间。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 —在大家眼中这是个“不光彩”的工作。

 

由于性别的特殊性,女模特们要承受比男模特更大的社会压力和感情风险。时至今日,我都没有跟家人说过一丝半点关于自己做人体模特的事,以后,也不会。至于今后的男朋友,我想我可能更不会说,虽然这对他来讲也许不太公平,可我不想再失去爱情。

 

其实我和大多数干过这行的女孩儿一样,在我们的人生经历中,有热情、有温暖、有争执、有痛苦,也有说不完道不尽的辛酸。尽可能真实地还原我们的生活状态,也是我接受这次“生命记录”的初衷。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