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彩绘变成美的衣裳

她用作品治愈观众。

在日常人体绘画中,


模特可以移动、吃喝,

绘画过程也是按摩的过程,

柔软的笔触在身体上游走,

对模特来说是一种很舒心的体验。

但是漫长的绘画过程之后,

无论是模特还是作画者都是筋疲力尽的。



通常要花4-7个小时才能画好身体,


有时要花上12个小时甚至更多。

展览拍摄结束后几分钟作品就会被冲洗干净。

艺术的价值在于收藏,

而对Gesine Marwedel和她的观赏者来说,

人体绘画艺术的价值更多的在于治愈。



除了绘画动物作品,


Gesine Marwedel把人体器官翻出来。

除去那千人千样的皮囊,

底子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脑子、眼球,

一样的五脏六腑,

一样的根骨。

我们从这些一样中,

意识到了平等的真谛:

在生命面前,人人平等。



血脉贲张之下,


每个人都靠科技延续生命。

科技是冰冷的钢铁,

人类是无法理智的个体。



跳动的心就是生命力的表现,


强大的生命力,就是爱。



你不得不感慨:


人类的身体就是很奇妙,

可以在想象力之下变成任何东西。



Gesine Marwedel的想象力

绝不仅限于“眼见为实”,


她的作品在现实与超现实之间来回转换,

你不得不承认:

艺术是模糊现实与虚拟的界限!



金钱的腐蚀性很独特,


对万物无一害,对百物有百利,

但它独独能腐蚀人类。



对动物保护者来说,


杀生就是自残。



如果说环保的意义在于自救,


那乱扔垃圾就是在慢性自杀。



或许在某年某月,


手机成了身体的一部分,

目光所至不是你,是手机。



Gesine Marwedel的想象力回到千年之前,


她将远古象征生命力的图腾延续在生命体上。

她用最饱满的颜色,

展示最古老的传说。




人们总是固化的认为,


人体彩绘艺术居于庙堂之上,

只可远观。

在Gesine Marwedel看来,

它可以是给伴侣的礼物,

也可以是给你自己的礼物,

因为它带来的改变会让你感到兴奋和愉快。



从长大开始,


快乐变得太难,徒留祝你平安。

把自己交给Gesine Marwedel,

你会发现其实快乐很简单,

只要愿意尝试。



你甚至可以把自己变成一盘点心,


血淋淋的心脏是最苦的调味品,

吃下去什么苦恼都能消化。



或者把自己变成一座魔幻城堡,


城堡里的怪小孩是你。



中国龙在外国人眼中的特征,


是波光闪闪的龙鳞,

是如蛇蜿蜒的龙躯。




曼妙身躯躺下后的凹凸有致,


是我们要征服的星辰大海啊!



正如这画中的乐队一样,

赤橙黄绿蓝靛紫,

汇成一道七色彩虹,

Gesine Marwedel手谱一曲,

就是绝唱。



没有苗条的腰身、

没有八块腹肌,

又有什么要紧?

只要是我身体上的肉,

我都热爱到不行!

爱自己的游泳圈,

爱自己的啤酒肚。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一个人总会遇到另一个人。



人体彩绘是把衣服脱下,

把有着温润体温的肉体作为画布,

作画者将颜料笔触一一描绘,

形成一幅活色生香的画。




Gesine Marwedel的人体彩绘作品亦如是。



但是在她的画作下,

乳腺癌患者得到了治愈的力量,

语言障碍人士学会了如何发声,

自闭症儿童看到了什么是彩色。




Gesine Marwedel将学术融入艺术,

把患者变成“动物”,

用画笔治愈观众,

她把人体彩绘变成最美的衣裳,

一笔一画穿上的是对美的渴望。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