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绍武用最精炼的线条,画出了最性感的人体!



一般人看画,

常觉得画的多,画的细致,

画的丰富最好,最吸引人。

而见到钱绍武老先生的水墨人体速写,

突然发现,高度的提炼与概括,

再加上气韵流畅的线条,

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生机勃勃的美感。


 /  钱绍武  /

1928年生,江苏省无锡人,1947年考入国立北平艺专,195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1953年赴苏留学,1959年回国任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擅长雕塑、绘画、书法。留苏毕业创作雕塑《大路歌》《江丰头像》获第6届全国美展银质奖章;《李大钊纪念碑》建于河北省唐山市大钊公园。出版《素描与随想》《素描人体选集》,并发表《赏心论》《雕刻之美》《亨利·摩尔方法初探》。现为中国国家画院雕塑院院长。

钱绍武:我画水墨人体

研究人体,表现人体的美和生命力是艺术家的天职之一,而作为雕塑家,更是离不开人体。因为这是他表现思想感情的主要对象和主要手段,也就是说我们以人体为基本“语言”。当然,我说的是老一辈艺术家的道理,现在的艺术家也许一笑置之了。我糊里糊涂活到了七十岁,不管我愿意与否,都成了老字号了。因此,我的标准就还是这个老标准。正因为如此,对人体的练习和追求始终坚持不懈。

前几年法国籍的熊秉明先生来和我一起画了几次画,使我懂得了从“构成”的角度来观察和表现,于是我的画增加了一点“构成”意识,但也只是带一点影子,多少考虑点“构成”因素而已。根本原因是“我所看见的对象实在是太美了,下不了狠心把它‘抽象’掉。” 这是黄永玉先生说过的话,深得我心,我把它当做自己的法宝。

一个人老了,就怕事,万事示其简要,总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因此,我们中国画家越老就越走简化的路子。我年轻时讲解剖,讲精到,讲深入刻画,现在就不想那么画了,觉得笔墨精简一点,反而给人们留下想象的余地,让人们去“想象”,就把有限变成了无限,高妙之极,何乐不为。这是我现在奉行的第一个原则,而且在实践中深感“简”要比“繁”难得多。

第二点,我现在全用毛笔宣纸作画,这是因为,我本来是学国画出身,对笔墨的掌握有点基础,再加上自己又是个业余书法家,对笔墨、宣纸情有独钟,觉得毛笔宣纸对传达感情要比其他工具灵敏、充分、直接得多。就这样画来画去又积累了好几百张,朋友们都劝我出个集子,其中田东辉特别积极,一步两步推着我走,于是就有了这本集子。

摘自(《从立体到平面》 名画家再创辉煌系列丛书——钱绍武水墨人体)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