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消失的人体摄影

大概中国人大多是不懂欣赏人体美的,尽管他们在私下或许垂涎着各色美妙的身体,但在公共领域从来都是否定的,认为裸露是一种低俗的、道德败坏的事情,即使在艺术的范畴内,他们也积极的防范着。

如果说之前几年在网上人体摄影还有一定的生存空间,但在最近两年发生的事证明这种空间正在急剧的缩小。最近几个月,网络上对于人体摄影艺术甚至人体绘画艺术的屏蔽、封杀几乎是疯狂的,只要是露点的图片,不管那是不是已经进入到艺术史的名家名作,都是一刀切式的屏蔽、封杀,并且没有任何可以申诉的渠道。身边从事人体摄影艺术创作的很多朋友,微信号被永久性封号,人体摄影正在网络世界中消失,这对于崇尚自由创作的艺术家来说,是一次集体被喂食苍蝇饺子的体验,恶心、憋屈、压抑、愤怒感油然而生。



对于裸露的人体的打压基本出于两种原因,一是无知,二是害怕。事实上,由于这个国家美盲遍地,傻x横行,绝大多数人对于“人”本身的认知停留在无知的层面,对于生命本身肤浅的认知必然导致对人体,对美肤浅的认知。只有最无知的人才会充当卫道士,也最无耻肮脏。而官家希望无知者继续无知下去,傻x继续傻下去,因为“人性”的觉醒必然导致对自由的渴望,自由与专制却是一对天敌。



人体摄影不重要?


当然重要,所有的艺术行为,如果离开了对人的关照那就不会存在,人体绘画早于人体摄影许久,摄影和绘画是不同的手段,所要通过人体表述的问题是一致的。没有人性的回归就不会有文艺复兴,就不会有现代文明。






色情与艺术是泾渭分明的吗?

并非如此,色情与艺术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色情有时候是艺术家很喜欢去表达的一个题材,而艺术创作本身是无道德感的,不被道德所束缚的,艺术创作需要的是真诚,而色情就是人性中的一面,没有色情,就没有人类的延续传承,虽然在道德里面,将色情看成是一种肮脏的、违反人类道德的东西,但色情和人类文明几乎是同步存在,平行发展的,一个道德高尚的也会是一个色情的实践者。




性是可耻的吗?


当然不是,认为性是可耻的都是神经不正常的或智力发展还不健全的人。没有性就没有万物,自然界的苍蝇、蚊子尚且需要性,植物尚且需要性,所以性怎么会是可耻的呢?只是人类太假装正经了。



政府扮演卫道士到底好不好?


政府应该依法治国,不该以道德来规范民众的言行。这世界卫道士已经很多了,所有的宗教领袖都宣称自己掌握了真理,所有的宗教都提出了道德要求,人们基于道德的言行是自然产生的,并且受社会环境影响和个人经历制约的,而政府不该充当卫道士的角色来要求人们管好自己的裤裆或文化行为。




















法国摄影师 Aëla Labbé 的充满着故事性的隐喻,画面晦涩、荒诞,照片所传达的是摄影师的内心世界,在 Aëla Labbé 看来,这世界也许正是那些难以捉摸的色彩和荒诞的影调在模特和场景的调和下显得既真实又无比的虚幻。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