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摄影:艺术与色情的界限

很早的时候,接受过一个采访,采访者应该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实习生,看起来很没有经验。

我们一见面她的开场白就令我不知所措:“李老师好,我知道您是一位资深的人体摄影师,请问您为什么如此关注‘人体’这个选题?”


那是2012年的事情了,其实早在那个时候,我就意识到,可能大家已经给我贴上了“人体摄影师”这个标签,但事实上那个时期我的人像作品数量至少十倍于人体摄影的。于是我反问她从哪里得知我是人体摄影师的。女孩甚是尴尬,告诉我,采访前在百度上大量搜索了我的资料和作品,得出的结论。

我只能说,度娘对大众的误导其实比比皆是,大家关注什么,什么话题流量最大就最容易搜索出来,于是,真正好的东西往往都在网络上很快的销声匿迹,大众喜欢的东西总是浮在上游,所以,网络世界一定是媚俗的,这一点很可怕。



几年过去了,我也从不在乎别人怎么定位我的摄影,人体摄影师这个定位没有什么好排斥的,因为我认为,拍人体,就要光明正大而理直气壮,这绝对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当然,这一观点不可能被广泛认可,但是我坚信一句话:艺术的核心是自由,俗世的自由是有度的,而枷锁是自由的天敌,也是自由的意义。


关于为什么要拍人体,我之前专门有过此类文字,篇幅太长这里就不再重复(大家可以点击本文下方链接祥看文字),简而言之,我必须强调人体艺术存在的合理性。先说一下以什么姿态去面对人体的问题。

有一次我在网上发布过的人体摄影,有群友问我:“你发布模特的照片有没有经过模特的同意?” 这虽然是一句善意的,又带有正义感的提问,但是面对这个问题反而暴露了部分拍人体的摄影师实际上仅仅是为了一种感官愉悦而已。于是我反问到:“如果拍摄作品的目的不是为了发表的话,那拍摄的过程动机是什么就很值得怀疑”。其实我跟所有模特在拍摄前都有签约,允许发表,允许展览,允许以艺术品形式出售。这三点是我的最起码要求,否则我是不会拍的。




我观察很多拍摄人体的摄影师会和模特达成一定的协议,就是不发片,或者某种尺度不发等等。但我认为,模特要求不能发的摄影师就根本不应该拍,模特也不应该让他们拍,否则为什么拍,这个动机就太值得怀疑了。

曾经看到了一些人体拍摄现场的视频,少数摄影师的拍摄方法令我瞠目结舌,那个过程要不是看到围着女孩的男人们手里拿着的相机,就完全暴露出的是一个嫖客原型,因为这不是拍摄,是在照相机的掩护下玩女人罢了。我暗自可怜起这无辜的相机。



这时候,男人们与模特之间的关系只是一种“性服务”关系而已。说实话我并不反对“性服务”这种关系,但我及其厌恶在相机或“艺术”掩护下的性服务。我认为,一切率真的行为,只要不祸及他人,都不会令人生厌。男人爱女人,是天性,是必然,也是一切的动力,但掩护意味着虚伪,当暴露无遗的时候,就是丑态。



不止一个人问我,拍人体的时候会不会有冲动,我在这里统一回复:

“肯定有,如果没有一个人该有的欲望,我就没有对世界的天然感知,那我的拍摄是用人体去表达什么?人的基本属性就是‘’,美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性的羞耻感、神秘感的浪漫的幻化” 承认性在审美活动中的正当地位,正是当代审美文化的一大功绩。但值得注意的是:人体艺术与性的关系仅仅是“浪漫的幻化”,而非低级的发泄。这就是“情色”的高级与低级的界限,也是艺术与色情的区别。



幻化并非现实,就像上图这幅自拍像所解读的一样:我通过破碎的镜子拍摄了我和模特的创作状态,可以感受到,无论是摄影师与模特之间,还是欣赏者与作品之间,在真与幻之间玩味更多的审美可能,这样的人体才有远方。。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