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慧:人体摄影作品“阴与阳”

       有人说:“二十一世纪的艺术所共有的特征就是形象的抽象和思想的具体。摄影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近二十年来越发的被认可与接收,这也表明它已经不仅仅是一种记录性的,再现外部世界的手段,它应当像绘画,雕塑般,寻求着自我独特的语言和表达方式。”王小慧的作品却早早的拥有了这一特质,她的作品可以算作是具象的抽象,无论从风景还是到人体摄影。

       “我较少有单纯的记录再现客观的摄影,我的大部分作品都有一种很强的内在的观念性。比如说拍摄的人体作品‘阴与阳’系列,‘洗去血迹’系列,‘人际关系’系列等等。”小慧说。


       在1990年为“HQ”创作人体摄影之前,王小慧从未接触过人体的题材,她至多只拍摄些展示服装用的橱窗模特儿,因为那个时代她几乎没有机会接触人体模特。所以“当我第一次面对人体模特儿的时候,我迟迟没有打开投射灯。”但此时的小慧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以至于模特们不断催促她开灯拍摄,因为他们等的太久了。“我不想仅仅表现人体的美,而想表达对人生的种种思考,哪怕只是提出问题。”小慧这样回忆。


       我想小慧的人体作品不是那种只停留在“人体美”这一初级阶段的摄影。我认为艺术应当表达观念,表现艺术家的人生理念以及对生活的种种思考。相信对于王小慧来说,纯美阶段已完全的不能满足她的要求了。“我的摄影应当从过去的自由自发的‘用心去看世界’阶段发展出去,加入理性的内容,不光是用镜头去观察,也用镜头去思考。”小慧这样说到,“这使摄影变得更加辛苦,但却由随性发展到了有意识的阶段。”正如有人在一片评论中写到“摄影家承担着哲学家,文化学家和社会学家的使命”而小慧却自发的担负起了这一艰难而神圣的职责。


       如同拍摄那组虽然双手被解脱但身上仍被重重束缚着的女人的作品,她们没有真正的解放。小慧那充满观念与个人情感思考的摄影,不断引发着观者的心灵共鸣。“我们每一个人都被很多东西限制着,有形的或无形的,除了外在原因,也有许许多多自己加给自己的束缚,使自己身陷其中,无以自拔,如蚕蛹作茧自缚。”这灵动睿智的文字,不正是小慧对于作品最简明深刻的阐述吗。


       人们会问小慧“为什么用人体这一媒介去创作。”王小慧说“人没有了衣服,便使视觉要素得以简化,变得比较纯粹,比较抽象,从而可以将某些不必要的东西(如社会身份等)抛开,更突出地,明了地表达我想要表达的理念。”

      “自我解脱”系列是表现人常常受到许多东西束缚,如名利诱惑,感情困扰,人性误区,传统偏见等等,画面中这个“女人”是泛指的人,而非仅仅局限于女性。小慧这样解读:“我自己不正是好不容易才从梦想的破灭中挣脱出来得以解放的吗?解放后的感觉就像那系列的最后三张照片中的女人,像一团可以飞起来的火,充满了能量。”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