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人体拍摄引发的争论:为艺术一切皆可抛?

近日,在摄影师在故宫博物院为女模特拍摄裸照的消息经报道后,引发舆论关注。除了摄影师自己在微博的言论仍无歉意外,网上几乎谴责声音一片。面对摄影师的“傲娇”,故宫方面由先前的澄清自己与此事无关,表示谴责外,现在也变得强硬,故宫博物院再次对“女模故宫拍裸照裸骑螭首”一事回应称,故宫已及时报案,目前公安部门在依法处理中。此事件在艺术圈也引起了不大不小的争论,各有各的说法,小编不予点评。在此,小编整理了评价完全相反的两方,看看对于这个事件,他们是如何争论的?

 正方:艺术还需道德底线

登录该名摄影师的微博会发现,其发布的一组人体艺术照片显示,一名模特全身赤裸,宏伟故宫和熙攘游客在身后,一名摄影师正在拍照,微博同时配文“working我在故宫”。在此事引发巨大争议后,该名摄影师说什么这只是一种艺术创作,并没有影响到任何人。就摄影师的回应来看,并不能让人认同与接受,也许你在拍摄过程中没有影响其他游客游览,但并不能认为此举就具有合理与合法性,如果说只要不影响任何人,就可以随随便便地脱衣拍照,治安法规还怎么约束他人?还有什么公序良俗可言?事后你拍摄的裸照在社会上广泛传播,产生怎样的恶劣影响,你都不管不顾,那你这个想法也太简单了,起码说明既不懂法,也无基本社会责任感。

  据称这名摄影师已经在人体摄影圈里小有争议了,此次为了再次出名他也的确是煞费苦心,只可惜这剑走偏锋也太偏了,都扎到法律边界了,可他自己还一无所知。相关法律专家已表示了,如未经主管部门同意,拍摄裸照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社会公德和公序良俗,是原则性上的违法。也有专家指出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情节恶劣”的行为,应当处以治安拘留或者罚款。

  所以说这件事情的争议点倒不是说该不该拍裸体照,我们国家现在对各种艺术形式兼容并包,也已经不再像过去那些年那么封闭保守了,但并不是说任何地方开展所谓的艺术形式都不受约束,该不该在故宫这样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地方去进行这样的拍摄?法律又允许不允许?有不有违公序良俗?这个是我们重点探讨的问题。

  事实上,在公共场所,尤其是游客密集的著名旅游文化景点拍摄裸照的现象在国外也早已不鲜见,包括美国帝国大厦、秘鲁马丘比丘遗址、埃及金字塔、柬埔寨吴哥窟等在内,都曾发生过类似现象。但即使在思想开放的西方国家,如果一名摄影师要在博物馆等公众场所拍摄人体艺术照片,也必须事先征得主管方的同意,选择闭馆的时间,或在指定区域进行封闭拍摄。

  日本《刑法》规定,在神社、寺庙、墓地以及祭祀场所公然实施不敬行为者,可能被处以6个月以内徒刑,以及10万日元以内的罚款。《轻犯罪法》规定,在他人能看到的地方实施引起公众厌恶情绪的行为,或随意露出身体隐私部位的行为,可能被处以拘留和罚款处罚。

  2013年8月,纽约摄影师艾伦·亨森在帝国大厦游客密集的顶层观景台上给一位裸露上身的女子拍摄照片。帝国大厦方面认为,帝国大厦是纽约的地标性建筑。这种不当行为影响了这幢世界著名摩天大楼的声誉,对摄影师进行了起诉,并索赔110万美元。

  以此类推,我想,欧洲应该也不会允许在圣彼得大教堂前拍裸照,印度应该也不允许在泰姬陵前拍裸照,美国定不允许在林肯纪念堂前拍裸照,那么,我们接受不了在故宫拍裸照,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这年头,谈论艺术是很冒风险的事,很容易被指责“你不懂”。鉴赏人体摄影,应抱着一颗追求美的心,不要谈“裸”色变。这都是应该的。但一堂所谓的人体视觉艺术盛宴,或者说摄影师的一次“巅峰”创作,是不是非要挑战人们的道德底线,这“艺术”到底是个什么“艺术”?


反方:与时俱进的中国人体摄影

近日,一则“摄影师故宫拍摄人体艺术照”的消息经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针对“亵渎文物、伤风败俗”等质疑,摄影师回应称,创作没有影响任何人。

  有评论说:女人的形体本是上帝赐予的典雅、高贵、端庄的曲线美,但是作者主观意念将其与积淀丰富文化的故宫合成“艺术”就是不伦不类。艺术不是亵渎和牺牲另一种艺术,艺术也不是建立在民族和人类痛苦之上。对于在故宫拍裸照或是其他公共场所拍裸照,还妄称艺术的行为,就应该受到谴责。

  其实我倒很欣赏有人批评这是“场景的错位、态度的错位、公私界限的错位”。这倒是读出了其中的某种意味——“错位”的结局正是当代艺术对于现实介入和批判的关键所在。

  当然也有观点认为:在故宫里拍人体艺术照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需上纲上线地大加挞伐。……这组摄影作品应当算艺术创作,并非淫秽物品。摄影师也应该是避开公众拍的,不能算是猥亵性的行为。而女模特的造型,基本上也不构成对文物的破坏。当然,如果一些行为比如骑坐在螭首上,违反了故宫的明确规定,那就是不合适的,不但应当进行批评,还要接受处罚才是。……当然,并不是在故宫里随便做什么都行。从法律角度来讲,如果拍摄行为扰乱了公共秩序,是不应允许的违法行为。另外,“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情节恶劣的”,按《治安管理处罚法》应当拘留。从文物保护角度看,不管是拍摄什么,哪怕不是人体照,也都不能损坏故宫的文物。

  这让我不禁联想起多年前的一桩公案——一次原本正常的人体摄影艺术比赛,酿成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结局:当事人和人体模特儿被治安拘留,在2004年的上海摄影界引发了一场小小的“地震”。

  当时一家俱乐部组织的“人体摄影比赛”,其初衷是想给人体摄影提供一个更为宽松的氛围,同时也为规范人体摄影市场做出有益的探索。由于是第一次在上海进行如此规模的人体摄影比赛,因此在整个策划和操作过程中,难免会出现一些考虑上的不周,加上一些炒作,导致了事件向人们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模特儿仅仅就是在室内的拍摄空间的走道上裸体披着薄纱,最终被定位于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十九条第二项,因“扰乱公共秩序罪”被治安拘留三天。

  这里不妨摘录一段事后专家在报刊上的评述:“上海天宏律师事务所于大江律师认为,这一事件本身暴露了我国相关法律规定的不完善。商业行为中如果涉嫌淫秽或色情的成分该如何处理在我国法律中几乎是一个空白……对商场或相关人员依照上述法律规定处理有些牵强……而现行法律规定对于她(模特儿)这种行为的定性和处罚均是不太完善的。”

  照此推理,这次故宫的拍摄,是不是也触犯了“扰乱公共秩序罪”?该处罚的是模特儿,还是摄影师?我不想看到十年前的悲剧再次发生,与时俱进的中国人体摄影,应该到了一个可以说清楚、讲明白的关口了!

  回到整个世界的大格局,有一个经典的案例可为参照:美国摄影家图尼克自1992年以来就一直在从事为裸体者在公共场合拍集体照的工作。此前,图尼克在美国进行类似的拍照时曾多次遭到逮捕。从2000年开始,他与纽约市政府开始打官司,最后花了一年的时间打赢官司,美国最高法院也判决他的行为合法。图尼克说:“我呼吁更多的人站出来参加我的拍摄工作,如果能够吸引更多的人,我将感到很幸运。我会给每个参加者赠送一张集体照。”最终,这些年的实践证明,他已经在世界上许多著名的景点拍摄了精彩的人体艺术作品,其中2007年5月6日,图尼克在墨西哥城进行了20000人的裸体摄影活动,是迄今为止其职业生涯中规模最大的一次。还比如,2006年6月19日,他组织了1500多名委内瑞拉人于黎明前在首都加拉加斯的一条主要干道上集体宽衣解带,在这些被拍的裸体民众身后就是委内瑞拉民族英雄西蒙·波利瓦尔的雕像——好像也没有什么反对的声音。

  图尼克从最初的偷偷摸摸拍摄还要怕被警察抓起来,到后来的在艺术圈闯出名堂,有人争着抢着给他当裸体模特儿,其渐渐被公众接受的,不是他这种行为艺术式的参与方式,而是他的摄影作品确实有独特之处。或者正如我前面所说,已经成为一种当代观念艺术的组成部分,早已超越了所谓的人体唯美的局限。

  其实,一些观点对摄影行为进行质疑,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拍摄地点在故宫。

  我想起毛泽东生前在美术教育界对于文化部废除使用模特儿的长信上的批示:“此事应当改变。男女老少裸体model,是绘画和雕塑必需的基本功,不要不行。封建思想,加以禁止,是不妥的。即使有些坏事出现,也不要紧。为了艺术学科,不惜小有牺牲。请酌定。”

  毛主席当年说“画画是科学”,照此推理,摄影更是科学。室内画人体可以,室外拍摄人体应该也无禁忌?

  当然,艺术和低俗,有时候其实只有一步之遥。

小编结语: 这年头,谈论艺术是很冒风险的事,很容易被指责“你不懂”。鉴赏人体摄影,应抱着一颗追求美的心,不要谈“裸”色变。这都是应该的。但一堂所谓的人体视觉艺术盛宴,或者说摄影师的一次“巅峰”创作,是不是非要挑战人们的道德底线,这“艺术”到底是个什么“艺术”?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