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艺术摄影家陈龙访谈—不爱,怎么拍!

今天,大微和人体艺术摄影家陈龙,一起聊聊人体艺术摄影和他的公众号“摄影不重要”。请大家以审美的心态阅读。

 

怎么看人体艺术摄影?

 

问:国外说到人体,大都想到博物馆、艺术馆之类的,国人一说到人体,就是啪啪啪,出现这种反差,您觉得主要原因是什么?

陈龙:西方自文艺复兴开始,古希腊文化复苏。

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认识自己。这在艺术上的表现之一便是在审美上回归希腊时代的对于人体本身的赞美与描绘。

而我国则在罢黜百家后,帝王将相以儒术对民众进行了千年统治。

直到最后提出了『存天理,去人欲』。

可以说,

早在几百年前,东西方在思想和艺术上的发展方向就已经分道扬镳了。

这种文化上的差异,也早已深入我们的骨髓。

但人之所以存在的根本,就在于『本我』的欲望。

这种压抑所带来的反弹便是看到伸出袖子的胳膊就想到白花花的大腿。

 

问:目前在中国,人体摄影大致是怎么样一个状态?接受的人群有哪些?

陈龙:国内人体摄影是什么状态我不清楚。反正我的状态就是所有的社交网络都被封了个遍。

人体摄影接受的人群,一般都是18~24岁的比较大胆,希望尝试不同事物的女性。

 

问:怎么邂逅人体摄影的?后来又怎么发展成事业?家人支持吗?

陈龙:两年前有个姑娘找我拍吧。机缘巧合之下就开始。

拍这个挺好。没有标准、没有模式。只要我和姑娘两个人满意就成了。

我觉得相比起其他的拍摄,这个更适合我。

家人的话,应该不知道。

女朋友是挺支持我的。她本来也是我客户。

 

问:如果有读者想入行,会遇到什么困难?

陈龙:一个就是刚开始没人能拍。这个首先让人家信任你这个人本身,然后才是摄影师。

还有一个就是,发布的问题。我国的法律,大家也是懂的。

 

 

怎么拍出一张好的人体艺术照?




问:拍出一张好的人体照,最难把握的是哪个环节?

陈龙:最难把握的可能调情吧。发乎情而止于礼。

 

问:朱洪宇说“光和影是摄影的生命。我不反对电脑,但是要有量,原则上不超过 10%”。你怎么看?

陈龙:所以说眼界真的很重要。

如果我说遣词造句就是写作的生命,你一定会以为我还是初中生水平吧。

至于这个『电脑』,我不清楚是指啥。是指后期的程度还是什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看看几十年前的暗房后期做到什么程度不就清楚了么。

 

问:哈哈哈。我只会以为自己小学没毕业。看到女性绝美的裸体会脸红心跳吗?如何克服的?

陈龙:当然会啊。

但我不想克服。因为我是直的啊。

不脸红就没灵感了。

这方面真的是,以前单身的时候绝对比恋爱的时候拍得要好。

 

问:那是不是有很多人会想来给你当助理呢?

陈龙:经常会有关注我的朋友和我提这个,也有人说想来当学徒。

不过我比较喜欢拍摄的时候只有两个人。

包括化妆师我也不喜欢。

因为气氛是很微妙的。

多一个人在场就完全不同了。

 

问:女人都想给自己留下最美的瞬间,但是害羞和安全感是一道艰难的屏障,您依靠什么建立起信任,并保持良好的沟通?

陈龙:其实挺简单的。绅士地泡『她』就行了。

比如,

当她的肢体语言比较封闭的时候,说明对方还很紧张、害羞。

那我就会先放下相机,用轻柔地语气语调和对方聊天。

不说关于拍照的事。会聊聊最近的见闻、情感之类的话题。

等对方有所缓和了,再从穿着外衣开始拍摄。然后一件件脱下。

又比如,

冬天拍摄的时候,即使开着空调,姑娘一丝不挂同样会瑟瑟发抖。

这个时候拍完一组镜头,就为她披上毯子,递给她一杯热水。

两个人的距离就一下子近了。

 

问:对想拍人体艺术照的女生,有什么建议?

陈龙:我唯一的建议就是来找我拍:p

当然女生的直觉也很重要。

当你和对方去沟通拍摄的时候,一定要相信自己的直觉和第六感。

这个人可不可靠,你心理就有答案了。

 

问:有人说,“荒木经惟”玩坏了人体摄影,您怎么看?

陈龙:只有对生活充满观察和敏感的人才能体会到他的天才。

当大多数人包括很多摄影师的观念还停留在把摄影和造型艺术画等号的时候。

他却早已开始关注双方的情感互动了。

可以说,即使他的拍摄没有放入底片,从而无法得到影像,但光是拍摄的过程本身就对彼此来说足够有趣了。

 

问:对于摄影,你最核心的理念是什么?

陈龙:摄影的理解,就是写作咯。

摄影就是写作,一点区别都没啊。

只不过一个用纸和笔一个用相机。

 

 

对公众号“摄影不重要”有什么规划?

 

 


问:为什么叫“摄影不重要”?真的觉得不重要吗?

陈龙:是不重要。没有摄影还有建筑、文学、音乐。

关键是你能不能从这个里面自己下判断。

 

问:你写过一个小文,“我也是抄着摄影的活,干着作家的事”,长,但是很认真看完了,大概是出于看人受到同样苦的变态喜感。极度烦躁的时候,做公众号和摄影?哪个更让您想吐?

陈龙:肯定是公众号啊。因为公众号是完全理智的产物。

比如现在每周做『写真剧场』,来介绍我喜欢的摄影师或者写真偶像。

我需要变成导演去掌控取舍。

摄影就不一样了。按快门就是发泄。很爽的。

 

问:公众号恢复更新了没有?准备往哪个方向走?

陈龙:公众号之前又被举报了。现在功能恢复了。应该这周五更新。

反正就是就是以『摄影』为线索来给大家讲故事。

 

问:和其他原创摄影公众号相比,“摄影不重要”的特异性和竞争力是什么?

陈龙:真要说竞争力的话,就是我比大部分人都更懂摄影和美术史。

有自己的判断在里面。

不过在公众号里,原则上只做人像人体类的内容。

 

问:您朋友圈照片下面的说明,“见一个爱一个的少女写真师”是歧义,还是故意?“人见人爱的少女写真师”或者“一个见一个爱的少女写真师”是不是更好一点?

陈龙:我也不是人民币,不可能人见人爱:)

就是见一个爱一个呀。

不爱,怎么拍?

 

 


大微叨叨:

不少所谓摄影家描述他们看到女模特裸体时的感受,说得很艺术!什么在你眼里是裸体,在我眼里就是一个超现实的山川美景,是一个艺术表征,是一个绝美物件,直到陈龙那句“发乎情,止乎礼”,大微才被醍醐灌顶,顿悟了。

 

艺术并不玄乎,大师不屑玄乎,半桶水的倒是有需要。一直说“止乎礼”,却闭口不谈“发乎情”,不爱,怎么拍?只想问,看到绝美的山川时,你硬了没有?看到绝美的身体时,硬了没有?你有子嗣没有?

 

陈龙的观点,我不一定都赞同,我的观点,您也不一定要赞同,但我尽量一字不动地传达他的意思,或许,您可以从他的话语中,读到您想要的东西。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