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裸拍”摄影师王动也玩手机拍人体你知道吗?

人体摄影师不少了,可是像王动这样,光天化日之下,人山人海之中,在威武气派的北京故宫博物馆拍摄全裸女体照片的还真没几个!单凭这份气势也要在国内的人体摄影界占个位置。

王动现在专拍女体,他给自己取了个有兽性的网名“Wanimal”。他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舞台设计专业,曾在国内教书,现在在美国读研究生。在他的个人网站里你会发现,他拍照的主题和场景选择非常多!除了此次的故宫博物馆,还有长城、波士顿艺术博物馆、香港街头、纽约街头、超市、屋顶、马路....

欢迎喜欢摄影旅游的朋友加我微信17187119,我,拍每天日出的588天,来厦门一定要来找我玩。



王动说他是在用一种人类学的方法在拍姑娘。他认为人体本身就是好看的东西,“艺术其实就是为感官服务的,好看好听好吃好闻好摸。”他照片中的女孩千姿百态,无一不是袒胸露乳的。只是,观看过程中你会发现,他对女体的崇拜与对欲望的拿捏是如此的恰当。观看过程中你不会有丝毫的像在看AV时的那种羞愧感,反而心底产生了一种冷静的审美。


你最早是怎样接触摄影的?

王动:我妈妈年轻的时候做过记者,她能熟练的操控各种相机。从小我就被她当模特或者说道具,成为了她大部分摄影作品的主角,我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就接触了摄影。到了我小学,我拥有了一台自己的傻瓜照相机 ,是一台日产的理光的135。


我最初使用照相机,是用来给绘画做素材用,一开始我也是业余玩玩。最初我的朋友带我入门,他们都是很传统的一批摄影师,从胶片机的原理开始学习。而且也了解到,在摄影史上第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照相机,是一个场景设计师发明的,所以我更有一种亲切感。对,就是那个草榴论坛里的分板块标题的名字,达盖尔。





新的《WANIMAL S》画册为什么要选择手机拍摄的作品?

王动:对于手机这本画册,我是很有信心的。因为手机轻便,看起来不像单反那样那么让人感到拘束。每次我拍摄之前 我会用手机进行测试,包括用光、情绪、动作、构图,于是久而久之 就自然而然成为了一个册子。对于很多涉及摄影的人来讲,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用来说明摄影其实更重要的是镜头后面的头脑。跟全画幅数码单反或者胶片作品比较,手机摄影是一个很另类的表达方式 ,其实充满了更多的偶然性。





这属于某种艺术创作手段自身的特质,比如水彩画、油画、色粉画、版画,各有各的特点。我手段不限,我手机里有各种摄影APP,用不同的APP来处理,可以得出不同的效果,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学会运用不同的媒介来创作 ,在我看来也是一门学问。很多人会给手机摄影很多苛求,比如测光不准啊、对焦不准啊。其实恰恰是这些不准,让手机摄影区别于其他精密的摄影器材,有点类似LOMO相机的感觉,很自然,很偶然,很随性,很放松。




所以单反对你来说,是个比较重的拍摄方式?

王动:要说重,其实应该来自于心理 单反对于我来说没什么,但是对于模特来说,是一个问题。举个例子:当你用一台大画幅照相机来拍照的时候,每次都要摆弄很久,曝光很久,成本很高。每拍一张都要做很长时间的准备,拍出来的照片总会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快门释放后,所有人像重生一样。





所以不同门类是有不同的质感,其实根本就是不同的世界。当进入到这个世界,你就是这个世界的生物,说这个世界的语言 ,吃这个世界的食物,呼吸这个世界的空气,走这个世界的步伐。我的作品是给能欣赏的人准备的,欣赏不来的人就不要欣赏好了。



你是怎么接触人体摄影的?

王动:我父母都是从事艺术工作的,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在我爹的画室走来走去,里面就有人体模特阿姨,还经常抱我玩。当时我什么都不懂,现在回想起来,我理应觉得爽才对。然后我家里挂有很多我爹画的裸女油画,很多小畜生来我家玩的时候说我家很流氓,我很小的时候就对他们说:“你们懂个屁,这是艺术!”紧接着我长大了,我觉得人体好看,就开始拍了。



拍摄人体摄影时的灵感从哪里来?

王动:周遭的生活。平时没事就积累素材,看到合适的模特就安排进拍摄计划里。我一般喜欢拍身边的朋友、网友、亲戚、同学、同事、同门,和各种上述身份的排列组合,而且一般不会见到个模特就立刻约拍。





我喜欢先沟通了解,一起讨论想要拍摄什么风格,根据她们的不同特点构思好再拍,而且现在我养成一个习惯,约拍之前先让模特发自拍裸照来,一个是提前自我打开心里的障碍,一个是提前了解体型决定尺度大小。





拍了这么多年,没遇到过什么问题么?

王动:去年我在波士顿附近著名的鹿岛拍照,第一次遇到小插曲,那里安静偏僻,住的都是老人。老人们看到了我们拍照,然后闲的蛋疼,就说万一被孩子看到怎么办。我们就打算走,结果他们就报警了。警察来了一上来就说要逮捕我们所有人,我、模特、助理还有我太太四个人,说在公共场所裸露是非法的,然后记录了我们的名字住址学校。





然后我就开始解释,刚来美国不久,而且老人警告我们就要离开的,而且我说了我是戏剧学院的学生,在中国也是主要拍人体,喜欢在不同场景拍摄,而且都是选择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拍摄。我说我第一次,不知道。模特这时候还急中生智,故意挤眼泪,警察就心软了,放了我们。警察还没走远 模特就开始大笑,我马上让她别那么嚣张,模特说:好酷!




这种情况在国内没遇到过么?

王动:我的斗争经验很足,往往能够顺利完成各种艰巨任务。我在暑假的颐和园拍过,几万游客,一样能操作。准备条长裙,人多的时候就拉到胸的位置挡着,把脚架立好,测光构图都准备好,人一走完就拉下来,其实不管在任何场所拍摄,路人总会跟植物大战僵尸一样,是一波一波的,找到空隙就下手,快门时间最慢也不就是一秒不到么,这些都是很有趣的经历,很多模特喜欢跟我外拍,她们认为这是人生难得的冒险。




你的哪一次拍摄经历最难忘?

王动:有一次拍着拍着,模特说:“不行了,我好像看到了星星。”我说:“啊?”她就倒地不起了。原来她是饿晕了。然后带她去吃了餐饭,饱了以后继续拍。




你拍照的主题和场景选择非常多,都是怎么来的?

王动:我很喜欢看我的作品的缩略图,不用单张的看,而是小图或者局部码放在一起。我喜欢看这个变迁,喜欢每一次都有新东西新想法。我拍过的主题基本不会重复,除非我觉得不理想。很多摄影师则不然,他们N年前的作品跟现在基本没变化,一劳永逸,换个模特而已。




我说的主题,比如拍水,江河湖海,海底、海滩、海面、浴缸、花洒、瀑布,这些都是主题。比如我要拍飞机主题,那就分大飞机和小飞机,可以是私人机场的机库,也可以在摩天大楼的顶层停机坪。




拍这些照片的想法都来源于哪里?

王动:我喜欢结交不同的人,黑白两道,“好”人“坏”人,夜总会的,开桑拿的,政府官员,电视台媒体,独立艺术家,音乐人,科学家。他们可以给我创作灵感,有时候我会在跟他们交谈的时候,突然想到要拍什么,回头就去着手实施。比如我一个学生开寿司店,我就会去她店里的包厢拍女体盛;又或者有一个朋友是游艇俱乐部的,我就会做计划去拍一组游艇的;有在夜总会做老板的,我就去演员后台化妆间拍。想法都是很随机的,一瞬间可能就能生发出来。





你刚开始拍的时候模特都是哪来的?

王动:我最开始第一个人体模特当然就是我女朋友,现在是我太太。十二年了,没有她的支持,我也走不到今天,我非常感谢她。她父亲是当地摄影家协会主席,拍风光的那种,以得奖为荣。一开始我只拍她,当然支持,后来她介绍她闺蜜给我拍。





然后我拍了更多,她也会有怨言,很久以前也不爽过。后来我说,我就是要干这个事的,那要在一起,就必须一起喜欢。有时我会邀请她一起参与拍摄,我的很多工作花絮都是她拍的,拍的还很好,她说有一天她也要出一本画册叫WANIMAL的后脑勺,一定大卖



艺术和色情之间一线之隔,怎么区别二者?

王动:不需要区别。很多人认为艺术是人类出现以后才有的,其实自然界早就有了。各种鸟类为什么有美丽的羽毛,为什么有美妙的歌声,为什么有华丽的舞蹈,为什么能建造精巧的巢穴,其实他们都是为了吸引异性,最后完成交配,把基因代码一代代延续下去。





大自然把各种感官上的刺激都升华成了艺术,让这么一件伟大的任务变得那么有魅力和令人向往是有它的用意的,因此没必要区别。


很多艺术的表达都是自然而然的,倒是一群道德楷模很是让人生厌。其实所有的行为都是合理存在的,只有对行为的道德解释。


这个话题我不想继续讨论下去,这势必又会招惹来一大群右键保存我作品、然后抨击我道德有问题的小爬虫。



对比国内外的人体摄影,有什么不同?

王动:国内呢,在一个那么浮躁污浊的大时代中,你稍微努力就出类拔萃了;你不怎么努力随便混混,也能随波逐流。不过就是一种生存方式。但是相比之下,国外的人体摄影氛围已经常态化。大家的模特条件等同,社会认知度等同,那就开始在拍摄水平上入手。国内还在摸索,哪找模特这个基本问题还没解决。





你在美国现在呆了多久了?和之前在国内拍感觉有什么不一样的?

我现在是研究生一年级,还有两年毕业,和一年的实习期,可以选择好莱坞和百老汇,我的人生计划中有一条是拍一部A片,拭目以待吧。在美国感受到太多不一样的东西,就人体摄影来说最明显的是更加方便。模特来源专业化,不像国内见到个洋人就当天仙,其实在本地也就是一般的路人甲。




我曾有顾虑老师会不会不喜欢我的摄影作品,在申请学校的时候我甚至没有把任何摄影作品放在PORTFOLIO中,但是我导师偶然看到我送给师姐的画册,表现了极大的兴趣,甚至还给我很多很好的建议。于是全校都知道我拍裸女....





新的《WANIMAL S》画册为什么要选择手机拍摄的作品?

王动:对于手机这本画册,我是很有信心的。因为手机轻便,看起来不像单反那样那么让人感到拘束。每次我拍摄之前 我会用手机进行测试,包括用光、情绪、动作、构图,于是久而久之 就自然而然成为了一个册子。对于很多涉及摄影的人来讲,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用来说明摄影其实更重要的是镜头后面的头脑。跟全画幅数码单反或者胶片作品比较,手机摄影是一个很另类的表达方式 ,其实充满了更多的偶然性。





这属于某种艺术创作手段自身的特质,比如水彩画、油画、色粉画、版画,各有各的特点。我手段不限,我手机里有各种摄影APP,用不同的APP来处理,可以得出不同的效果,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学会运用不同的媒介来创作 ,在我看来也是一门学问。很多人会给手机摄影很多苛求,比如测光不准啊、对焦不准啊。其实恰恰是这些不准,让手机摄影区别于其他精密的摄影器材,有点类似LOMO相机的感觉,很自然,很偶然,很随性,很放松。





所以单反对你来说,是个比较重的拍摄方式?

王动:要说重,其实应该来自于心理 单反对于我来说没什么,但是对于模特来说,是一个问题。举个例子:当你用一台大画幅照相机来拍照的时候,每次都要摆弄很久,曝光很久,成本很高。每拍一张都要做很长时间的准备,拍出来的照片总会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快门释放后,所有人像重生一样。





所以不同门类是有不同的质感,其实根本就是不同的世界。当进入到这个世界,你就是这个世界的生物,说这个世界的语言 ,吃这个世界的食物,呼吸这个世界的空气,走这个世界的步伐。我的作品是给能欣赏的人准备的,欣赏不来的人就不要欣赏好了。



你觉得你照片里面色情意味重么?

王动:色情这玩意,呵呵,标准都不一样,怎么定义?阿富汗人看到女人眼睛以外的部分就勃起了;去到荷兰,你不群交肛交说明你很out;来了波士顿我身边全他妈都是GAY,你要我怎么跟你描述色情?色情这个词在我心目中是褒义词,不然就没有人类的繁衍。色情还是不色情,跟观者有关。我拍的东西色情不色情,跟模特给我传达的情绪和我要拍摄的主题有关。比如我觉得我要是给杨钰莹拍,我就想把她拍成一个骚货,但是你要换成董文华,那还是洗洗睡吧。





你英文名字里面这个ANIMAL,其实更多想说的是人类的动物性吧

王动:嗯,这些都是跟随这祖先的基因,遗传了千百万年,包括裸露自己身体,和有欲望记录下所看到的东西。裸露是最初,你从母体生下来的时候,不可能有配套的棉袄和羽绒服。所有遮盖物都是后加的,最自然的状态就是没有遮挡,遮挡是为了御寒,为了强调,为了装饰,为了说明。把这些都拿掉才回归质朴。外加的服装没有自然界配套设计出来的躯干好看。纯粹的事物总归是容易打动人的。





你的生活中还有哪些兴趣爱好?

王动:我本职工作是场景设计师,所以我对戏剧影视肯定是有极大兴趣的。我的专业决定了我要阅读大量剧本了解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要跟不同导演不同演员不同工种的人打交道,所以我爱好非常广泛:文学、音乐、绘画、雕塑、舞蹈、 时装等等等等,我都很有兴趣。




此外我非常喜欢考古和野外科考,经常跟一些领域内的能人去挖掘古生物化石和采集昆虫样本,艺术是跟生命一起成长的,需要旁系学科来提供给艺术之花养分,它才不会枯竭。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