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人体艺术,是艺术还是玷污?王动首次给出7个回应!

模特骑坐在螭首上

每天游人如织的北京故宫博物院,也被裸拍族攻陷。5月17日,名为WANIMAL的博主发布“我在故宫博物院”和“我在庆陵(明十三陵)”等多张照片。其中一组在故宫博物院拍摄的裸照在网路火爆流传。一名年轻女模脱个精光,在洁白的殿阶下摆出种种姿式,还有一位女模,更骑坐在螭首上。火辣辣的照片上了网路,引起热议,但摄影师却认为“我又没影响任何人”。

他的团队一路小跑抢占在没人的地方,模特脱了外套就开拍。

这组照片饱受争议,支持他的人说“这是一个摄影师的气魄,是艺术”,否定他的人说“这是对中国五千年历史文化的玷污”,是“亵渎文物、伤风败俗”。

王动究竟是何人?他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舞台设计专业,曾在国内教书,现在在美国读研究生,是一位颇有争议的人体摄影师。他给自己取了个有兽性的网名“Wanimal”。据知情人士称是“玩尼玛”的谐音。

WANIMAL称,在旅游景区拍摄人体艺术照片“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在被问及是否会面临法律与道德风险时,他说,“这个世界上没有道德的行为,只有行为得到的解释。有什么样的底线,我自己心中有一个标准”。“我甚至在暑假的颐和园拍过,几万游客,一样我能操作。一个裙子,人一走完就拉下来。这些都是很有趣的经历。”


明代帝陵研究会会长胡汉生认为,故宫的螭首距今已有600年左右,年代久远可能有裂缝,不允许攀登和骑坐。他说,照片中模特儿的行为是对文物的破坏,“穿着衣服都不能爬,更别说裸体骑上去”。


故宫表示,坐在文物建筑上进行拍照,不仅违反社会公共秩序和社会公德,严重影响故宫博物院的文化氛围,更是对文物本身和文化遗產尊严的破坏。故宫还指出,一、拍照人员是在开放时间购票入院。二、此事为突发事件,事先故宫博物院并不知情。三、WANIMAL微博显示这次拍摄是有计画、有准备的,5月13日经过事先踩点。


其实,除了此次的故宫博物馆,王动拍照的主题和场景还有很多,长城、波士顿艺术博物馆、香港街头、纽约街头、超市、屋顶、马路....王动曾提起过一次在颐和园拍摄的经历,称在国内基本没被举报过,反而在美国碰到过麻烦:“美国人特爱报警,而且警察来了,你要是强硬你就死了。”


6月2日,王动首次针对此事进行回应。



“第一,我之所以选择在故宫创作,不是因为我要侮辱它,而是因为我认为前朝宫殿历史积淀充满力量,我希望它能与人体有足够强烈的对比,我需要这个力度呈现在作品中。”


“第二,我所拍摄的区域并没有设置禁止入内的标示 我在故宫所允许活动的范围内避开游人拍摄并不想影响所谓的老人和儿童 。”


“第三,我授意模特跨过排水兽只是做出倚靠的动作并告诉她不要破坏文物 因为我也不希望文物受到破坏,而每天收取门票让几万人踩踏才是真正的恣意破坏。”

“第四,我只是一个单纯的人体摄影师,从事着自摄影术被发明以来就存在着的再正常不过的门类-人体摄影。是色情还是艺术,你们可以找出政府的专家团对我进行审核,我问心无愧,我不知道伤风败俗定论从何而来。”

“ 第五,我将作品发布在私人的摄影网站,无意去传播扩散,而媒体业务无能,翻出来炒作为自己获取点击率,反倒把恶名强加于我本身就很可笑 。”

“第六,我确实踩了点,我踩了三次,第一次去看到一亿个游客,我很沮丧。 很多人跟我说,你别做梦了,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到,但是更多的朋友支持我,给我分享了网上其他摄影师的帖子:如何能拍到一个无人的故宫 我并没有什么秘诀,只是感谢那些有心的摄影人。”


“第七,我没有通知故宫,因为我要是通知了,我肯定被拒绝。正因为我没有通知,我才拍了出来,拍摄的时候有很大的难度,不能有更多的调整,只能跟着感觉,一次成型。所以,跟以往的作品的品质是有偏差,但是我并不后悔 。”

“我是个有担当的人,我对我的行为和言论负责,以上。”


王动其他人体作品

父母都从事艺术工作,小时候家里挂有很多他爸爸画的裸女油画,很多小伙伴去他家玩的时候说他家很流氓,他却说:“你们懂个屁,这是艺术!”长大后他说“很多艺术的表达都是自然而然的,倒是一群道德楷模很是让人生厌。”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