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史上最热销的人体写真集


    日本的写真集市场一向蓬勃,2003年的市场规模就高达130亿日圆(约9亿2300万港元),当年的一期杂志《FLASH》就在近三十年推出的写真集中,选出50本出色的作品,当中宫泽理惠的《Santa Fe》获选为最佳之作。

    1991年宫泽理惠推出筱山纪信摄影的全裸写真《Santa Fe》,畅销165万本,达到人气巅峰,目前还没有哪本摄影集打破这个销售纪录。当年宫泽理惠拍摄此写真集时才17岁10个月,根本还是个未成年的少女。当时《Santa Fe》是否该列为违禁品也是个很大的争议,日本众议院法务委员会想要修改“儿童情色禁止法”,主张销毁未满18岁者拍摄的裸露写真,这个消息也让《Santa Fe》的价格水涨船高,将近翻了三倍。

  

    宫泽理惠,相信大家都很熟了

    这位日本最后的前卫女优说:“人生的试炼,其实是上天的奖赏”

    

    《Santa Fe》被杂志评为是一本革命性作品,宫泽开创了顶级偶像拍摄露毛全裸写真集的先河,而且照片充满艺术性,完全没有色情感觉,这本写真集的销量更高达165万本,比起亚军可南子的《water fruit》高出三倍。排名第四的菅野美穗的《NUDITY》,亦被评为格调高雅。木村乘剧集《悠长假期》的声势推出的同名写真则排第六位,他在书中的女装艳照对读者来说依然记忆犹新,而SMAP前年推出的《Snap》亦排名第九。其他打入十大的还有川岛直美、广末凉子、叶月里绪菜及南野阳子。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宫泽理惠各种怪闻缠身,昔日的偶像巨星人气一落千丈。2001年,由杨凡执导,与王祖贤合演的《游园惊梦》为她赢得了莫斯科电影节最佳女主角的荣誉,奠定其演技派女星地位,此后获奖无数。

 

    《Santa Fe》出自筱山纪信之手。1975年,35岁的筱山纪信就开始以裸女及性感女郎作拍摄对象,对当时尚属保守年代的日本社会引起的冲击,是不言而喻的。后来则以宫泽理惠、樋口可南子的拍摄影响最大,后者被认为是日本人体摄影暴露尺寸最为开放的始作俑者。其作品风格多元,在引介传统文艺上也不遗余力。筱山纪信的作品曾于法国蓬皮杜中心、阿姆斯特丹及洛杉矶等地展出,其作品囊括日本偶像明星、歌舞妓、相扑选手、典礼仪式、自然风情等主题,呈现人物、光影及艺术之美。

 

  筱山纪信大师表示,当时是宫泽理惠的妈妈主动找上他,希望他能帮明星女儿拍裸照。当时大师以为宫泽理惠也知情,直到拍摄当天看见她一头雾水的样子,才知道写真集主角根本被蒙在鼓里。后来宫泽理惠在节目上也坦承当时很惊讶,拍摄时难以接受,但母亲却以“美丽的东西要在美丽的时刻留下呀!”,最终说服了女儿,筱山纪信也告诉她,若对裸照不满意,就绝对不会采用。刚开始拍摄时,筱山大师还让感觉生疏的宫泽理惠穿着衣服拍,却让她被母亲大骂:“你大老远来到美国,不是要来拍无聊的照片的”。隔天宫泽理惠就真的全裸上阵,之后渐渐更放得开,最终大尺度写真集大卖165万册,日后更被时尚杂志选为最杰出、最具革命性作品之冠。

《Santa Fe》这本影集到底出色在哪里?

    首先是光影的完美运用,与东方少女的肌体美感相互交织,显得纤尘不染,清澈无暇。这和源自古希腊美学的西方人体摄影完全不同:爱德华.韦斯顿的人体是抽象的,赫尔穆特.纽顿的人体是情色窥淫的,吕西安.克莱格的人体是浪漫汹涌的,它们更强调人体的健美,抽象的几何线条,终极的爱欲,或极端的色情;而《Santa Fe》是东方的,单纯的,当下的,阳光的,没有一丝抽象,没有一丝杂念。这一点很了不起。

    其次,这部写真集最能见证筱山纪信的“中性”摄影风格,即便拍裸女,也不去突出任何东西,没有森山大道式的孤独欲望,没有荒木经惟式的恣肆放荡,没有欧文.佩恩、理查德.埃韦顿那样的时装、时尚感的人体。所谓中性,也许是古老一池塘,青蛙跳入一声响,如是我闻,如是我见。具体而言,勉强可以说,是拍摄对象的中性,光影的中性,色彩的中性,思想深度的中性:让被拍摄的对象自然地融入世界,光影的语言不着痕迹,色调也不扬不抑,不深不浅,就像是我们眼睛看到那样的颜色,而且不去刻意传达某种精神理念,摄影语言的表面即理念,表面即深度,画面既丰富又单纯,让浅者自浅,深者自深,这是筱山纪信摄影最为高超绝妙之处。

    最后,也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一点,这部写真集全部采用竖幅构图。竖幅构图更加突出了东方少女的美,而非勉强去交代环境,非常大胆新颖。

总之,因为《Santa Fe》在艺术上的独到之处,再加上全裸出镜的商业热点,“露毛”的极大争议,最终成为了里程碑式的写真杰作。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